●論預定●
作者:梁望惠、王榮德、林鴻信
文章來源:http://bible.fhl.net/preach/preach15.html
 
 加爾文神學思想中最重要卻也是爭議最多的,就是有關預定論的主張。他一方面歸納出聖經清楚的記載 (Ⅲ.21.2-3,Ⅲ.22.1-7),另一方面從他個人以及許多流亡受苦的基督徒身上深刻體會到,人實在算不得什麼,一切都在上帝奇妙的揀選與預定當中。

 由於預定論牽涉到上帝絕對的主權,以及人到底要不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的問題,有些人用上帝預知的觀點要來緩和預定論。加爾文並不贊同這種做法,他認為上帝真的是干預,而不僅僅是預知或許可而已 (Ⅲ.22.1、4、8,Ⅱ.4.3)。

 不過預定論絕對不是宿命論或決定論,宿命論或決定論認為一個人被決定的命運仍然是可知、可問、可尋,可改的,而上帝預定什麼人得救卻是人完全無法知道的。根據預定論,我們不知道誰是上帝所揀選的人,所以應當更熱切地盼望人得救並分享福音。接受預定論並非不必傳福音。美國有名的佈道家懷特斐德(Whitefield) 和愛德華茲 (Edwards) 都是強烈的預定論者。其實要進一步探究預定論的內容,加爾文並不贊成,他認為追究預定論是深入上帝智慧的極隱密處,我們需要克制自己的好奇心,對於上帝預定的內容不能強求知,也不必羞於承認自己的無知 (Ⅲ.21.1-2)。

 加爾文的這種看法,到底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信徒瞭解多少?贊成嗎?在此次回收的問卷裡,有49.7% 的人認為長老教會的信徒對預定論的瞭解只是片面,47.2%的人說,信徒幾乎不瞭解預定論;換句話說,總共有 96.9%的受訪者回答,長老會的信徒對預定論根本不瞭解或者只是片面的瞭解,而認為信徒有足夠瞭解的只有3.1% (N= 290,題目見第 16 題,結果見圖 12-1)。

 再問受訪者本身對預定論的看法(問卷第 19 題),回答「非常贊成」及「贊成」的分別有4.4%、57.0%,合計 61.4%,回答「不贊成」及「非常不贊成」的分別有36.0%、2.6%,合計 38.6%(見圖 12-2)。換句話說,在本次回收的問卷中,贊成加爾文預定論的不到三分之二,而有三分之一強的傳教師並不贊成。這可能是信徒不瞭解預定論的主要原因吧,連傳教師本人都不贊成了,更談不上要向信徒詳細解說了。

 究竟受訪者是瞭解了預定論而不能接受,或是只有片面瞭解而不能接受,從這次問卷結果無從得知。

 究竟加爾文的預定論那一點最難令人接受?問卷中曾列出四點令受訪者自由圈選 (第15 題),由於可複選,以下將分別予以分析:

 1. 預定論的根據在於聖經的記載

 在此次回收的問卷中,有 21.3% 的受訪者表示不能接受這一點 (N = 291,詳見圖 12-3)。不知道作此反應的人能否從聖經中找到不能接受的根據?加爾文在基督教要義裡用了整整一章的篇幅來討論預定論在聖經裡的證據(Ⅲ.22),所提到的經文有以弗所書1:3-59歌羅西書1:12提摩太後書1:92:19羅馬書9:611-13151811:235使徒行傳2:23彼得前書1:1-219-20約翰福音1:12-136:3739-4044-4610:4262913:1815:161917:9出埃及記33:19提多書1:1以賽亞書8:1653:1等等。

圖 12-1

    受訪者回答信徒瞭解預定論各種程度之百分比


圖 12-2

    長老會傳教師對預定論的看法


圖 12-3

    牧師傳道認為預定論中難以接受的


 可見預定論確實有聖經的根據,也難怪加爾文會那麼有把握地說:「上帝藉著祂的預定揀選了某一些人,叫他們有生命的盼望;對另一些人則判定歸於永遠的死亡。關於這件事,凡屬虔敬的人都不敢完全否認。」(Ⅲ.21.5)


 2. 滅亡者本來就該滅亡,沒有什麼可抱怨的 (Ⅲ.23.3)

 關於這一點,不能接受的有 66.3%(N = 291),約佔三分之二。如果把受訪者依其擔任傳教師的年資分成0-5 年、6-15 年、16-25 年、26年以上等四組,他們表示不能接受這點的比例分別是 76.1%、70.3%、66.0%、60.8%(N= 71、74、53、51),有逐漸遞減的趨勢(見圖 12-4)。

 看來年資較淺,亦即較年輕的,對於這點特別覺得難以接受。這個趨勢用曼特漢傑爾的線性相關 (Mantel-Haenszel test for linearassociation) 來檢定,其顯著水準達到 p = 0.043。

 由於年資較淺的,選過加爾文課程的人也比較少,可能是因為他們不大瞭解而比較不能接受,這還需要作進一步的分析。

 其實,上帝的心意是要叫世人得救 (約3:17提前2:4)。世人被定罪而滅亡是實存的現況 (約3:18),如果上帝沒有特別施恩的話,所有的人都會滅亡,沒有什麼話可說。上帝要把人從這種現況中拯救出來,有些人得著,有些人沒有得著。至於為何如此以及究竟那些人得著,這是奧祕,人無法知道。

 3. 上帝真的是干預,而不僅僅是預知或許可而已

 關於這點,有 18.9%(N = 291)的受訪者表示不能接受。其實加爾文的立論根據仍在聖經,他引申命記2:30,摩西在提到上帝使以色列人戰敗希實本王西宏這件事時說:「因耶和華你的上帝使他心中剛硬,性情頑梗,為要將他交在你手中。」可見上帝真的介入這件事。

 4. 追究預定論是深入上帝智慧的極隱祕,我們需要克制自己的好奇心

 關於這點,有 29.6% (N = 291) 的受訪者表示不能接受。其實加爾文是從人的有限性出發,要人安於本份、滿足於上帝在聖經上所啟示的。人對於自己無法理解的,不克制好奇心,又能怎麼樣呢?

 綜上,最讓我們的傳教師無法接受的是第二項「滅亡者本來就該滅亡,沒有什麼可抱怨的」(見圖12-3)。

圖 12-4

    不同事奉年資之受訪者回答無法接受「滅亡者本該滅亡,無可抱怨」之百分比


圖 12-5 受訪者認為長老會信徒不重視傳福音和主張預定論有否關係


 另外,造成信徒不瞭解加爾文預定論的另一個原因是,傳教師不大敢強調預定論,怕信徒聽了以後會以為不必對自己的過犯負責 (64.9%)、不熱心傳福音 (60.5%)、會以為上帝絕對專制(39.2%)(N = 291,問卷第 17 題)。但進一步詢問信徒不重視傳福音,和主張預定論有關係嗎?

 回答「很有關係」與「有一點」的有 4.9%、17.2%,合計 22.1%;回答「很少」與「沒有關係」的有29.5%、48.4%,合計有 77.9%(N = 285,題目見問卷第 18 題,結果詳見圖12-5),可見大部份的人還是都清楚,不重視傳福音和主張預定論其實並沒多大關係。

 總結來說,加爾文認為惟有揀選與預定的教義方能使人產生謙卑和感恩的心,並使人的信心有堅強的依據。值得注意的是,加爾文談預定是在強調上帝在拯救的事上有絕對的主權,使人不致驕傲、自以為了不起。因此在基督教要義中,他把預定論放在拯救論當中討論。但是後來的加爾文正統派卻把預定論放在上帝論當中討論,使人誤以為上帝是那樣地絕對專制與霸道。

 說真的,要把預定論介紹得恰到好處並非易事;但如果我們能夠像加爾文那樣,從聖經的記載及個人蒙恩的經歷入手,而不過份探究那隱祕的、不可知的詳細預定內容,我們一定也會像加爾文一樣,產生謙卑和感恩的信心,接納上帝奇妙的揀選與預定。

 華人文化中相信「相命」、「風水地理」等是很普遍的事,雖然孔子說:「天行健,君子自強不息」、「天何言哉,四時行焉,萬物育焉」,他教導民眾少一點倚靠上天的力量;但是一般民眾仍然脫離不了想要去預知自己命運的想法,特別是當他感覺到自己「運勢」不佳時,往往會去尋求可以「改運」的方法。

 就如同台中市長林柏榕在發生衛爾康大火命案時,他也是先把自己辦公室的擺設更動一下,以求改變「風水」,來保障以後官運亨通。沒想到,當他為該事件停職半年,剛復職後不久,卻又因另一個土地案件被法院判刑五年,於是又被迫辭職。從基督徒的觀點來看,舊約禁戒交鬼以求問未來命運(利20:27撒上28:3-25),講究的是上帝絕對的主權。

 進一步來看,如果我們對上帝主權與萬能有信心,聖經裡有特別奇妙的應許,如保羅在羅馬書8:28說,「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接著又說,「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上帝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堛滿C」(羅8:38-39)這裡明顯指出,憑著對上帝的信心,連將來的事都不會使我們與上帝的愛隔絕。

 如此,我們就可以心安理得,無論發生何事,只需檢討到底上帝要我們學習的功課是什麼,也相信每件事的發生都對我們有益,如此自然就不會去追求「相命」或「看風水」了。一般人會去相命,主要是對目前的遭遇缺乏信心、對不明的未來存有恐懼感,一個人若對耶穌基督有信心,自然就不會去相信算命占卜,台灣的文化自然就得到部份的更新。

 「預定論」是倍受爭議的神學論題,然而必須瞭解,不同神學家主張預定論各有其不盡相同的神學立場,加爾文預定論亦有其獨特內涵以及支持立場。有人極力反對預定論,仔細討論之後,才發現其反對的並非加爾文預定論。甚至常常有人「望文生義」,就已經決定了自己的立場,以此態度來討論預定論是不負責任的。

 調查中呈現出只有百分之三認為信徒足夠瞭解預定論,近半數認為信徒幾乎不瞭解預定論,另有近半數認為信徒對預定論的瞭解只是片面的,在此脆弱的基礎上,討論本身對預定論的看法,似乎比較表面,因為信徒的瞭解程度往往與傳道人的瞭解程度有關,可惜本問卷未能呈現傳道人對預定論的瞭解程度。

 本問卷的特色是探討受訪者對預定論的態度,贊成者不到三分之二,而有三分之一強的人不贊成,這個調查希望將來能夠有機會與對預定論的瞭解程度之調查配合參照,因為「不瞭解的贊成」與「不瞭解的不贊成」,都是問題所在。在討論預定論時,還要注意到應用在「自己」與「別人」身上的差別,一般而言,如果以預定論為個人信仰歷程的體驗,接受度較高;如果以預定論來應用在所有人身上,接受度較低。

 然而加爾文討論預定論的處境是為了堅固信徒信仰,當時許多人為了信仰的緣故被逼迫,甚至離鄉背井而成為異鄉人,在許多痛苦當中,加爾文以預定論來說明得救的最終原因在於上帝自己,而不在於其他,使得預定論與敬虔結合在一起,而非抽象的神學理論,況且預定論並非加爾文所發明,乃是源自聖經思想。

 筆者之一曾經數次被教會青契以及大專團契邀請以預定論為題專講,前往之後才知,一般青年對預定論的興趣並非出於對聖經或者加爾文神學的認識,反而是因為身處於個人主義盛行的時代,「只要我喜歡」才是一切抉擇的源頭,預定論似乎代表了陳腐老舊的教義,他們想要知道往往被貼上預定論標籤的加爾文以及與加爾文血肉相連的長老教會,究竟應當如何「解套」?

 根據個人有關預定論的討論經驗,顯示出加爾文神學以及加爾文式敬虔在長老教會已經逐漸傾向生疏。一般老一輩信徒對預定論缺乏瞭解,也不一定質疑,而年輕一輩信徒,多少在好奇中持抗拒態度。重點應當是到底教會信徒瞭解預定論多少呢?而預定論在教會生活中的日益生疏,是否反映出內在信仰情況的變遷呢?「理論的生疏」往往與「體驗的生疏」是並行的。



 ▲討論與分享:
  1. 你對預定論的瞭解如何?請試著說說看。
  2. 你贊成預定論嗎?為什麼?
  3. 當你想到本身蒙上帝恩典、得拯救時,會因為上帝成全此事的美意而更有信心, 獻上感謝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