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孕母親



I. 定義/撮要

  「代孕母親」(surrogate mother)原指代人妊娠的婦女或用自己的卵子人工受孕後妊娠,分娩後交給別人撫養,或利用他人的受精卵植入自己的子宮妊娠,分娩後交該人撫養。
  由於妻子因各種原因(如嚴重盤骨病、沒有子宮、曾數度流產、或健康情況欠佳),不宜懷孕,便可委託另一適宜懷孕的婦人,代她擔任懷孕工作。由於人工授精及體外受精的技術,於是無需透過性接觸,也可使這代孕女子妊娠,但是成功率非常低。代孕母親分娩後,便要把孩子交給委託夫婦,並放棄一切母親的權利。

II. 事實資料

  在香港,人工授精自一九七八年已開始施行,香港家計會、兩所大學及一些私人執業醫生都可進行這種手術,試管嬰兒則在一九八五才開始施行,要在兩所大學及一間私家醫院才能進行。至於代孕母,目前在本港還沒有先例。
  在美國,代孕母親的一般做法如下。一位經紀人(通常是律師)以 5,000 至 10,000 美元的費用使一對不育夫婦與一個願意做代孕母親的婦女簽約。契約有涉及產前檢查、人工流產、代孕母親在妊娠期間的行為,以及她同意在出生時放棄這個孩子的條款。這對夫婦同意支付與妊娠有關的醫療費用,負責照管這個孩子,以及付給代孕母親大約 10,000 美元。律師也要準備確認這對不育夫婦的父母身份、終止代孕母親的權利和使收養合法化的文件。
  在新澤西州,有人登廣告徵求代孕母親,有三百人報告應徵,她們填表說明的動機有:「我喜歡懷孕」「分享做母親的快樂」「贖我過去人工流產的罪」「家婸搨n錢」等。

III. 有關的徵引

  代孕母親可有兩種職能,一是生育者,即提供受精的卵;二是胎兒的宿主,提供營養和保護。當血緣上的母親不能懷孩子時,利用代孕母親作為胎兒的宿主,正如用其他人來教育、訓練、照料一個孩子一樣,在道德上是不容反對的。作為生殖者的職能,也不是一個重要的倫理問題。但是,將二者結合,代孕母親提供卵子、受精、懷孕,而又對孩子日後的養育全不負責,在她腦子堬M楚地把懷孕和養育分開,其最終目的卻只是為了錢,這在倫理上是有題的。倘若代孕母親生孩子不是因為她要孩子,也不是因為她願意做一個送子觀音,而是因為她生孩子中得到好處,於是,便把自己的子宮變成製造嬰兒的機器,或「出租子宮」,這是不合乎道德的。
  代孕母親所懷的胎,通常精子來自男委託人,而卵子則可能來自女委託人、代孕母親或其他女子,因此,當中產生了不少倫理問題。在代孕母親也提供卵子並且收費的情形中,代孕母事實上是把自己遺傳上的骨肉交給另一個女子,在本質上與販賣自己的嬰兒無異。
  代孕母親會有許多令人不安之處。懷一個孩子可能需要授精幾次才能成功。妊娠和分娩可能帶來比她預期的更多痛苦和副作用。那對夫婦可能比她希望的要冷淡。隨著分娩的臨近,她可能會更多考慮這孩子是「他們的」而不是「自己的」這個問題,分娩後放棄孩子可能比她預期的更令人沮喪,以致可能產生茫然若失和失眠的情況,對於這斷絕與孩子的一切聯繫,她很可能會感到不高興,對放棄這個孩子感到有罪,最後可能後悔。
  代孕母親另一個不可不顧及的問題是,倘若透過這種方式而生的嬰兒是有殘障,是否會被遺棄呢?委託夫婦是否會認為「貨不對辦」而拒收或「退貨」呢?生母是否會認為這孩子本是為他人而生而拒絕撫養?一個殘障的嬰孩是否會因此成為「熱馬鈴薯」或人球呢?

IV. 個人立場

  代孕母親有許多正面的價值,這種做法可滿足夫婦撫養一個健康孩子的願望,由於妻子患有常染色體顯性或伴性遺傳病(如血友病),或由於妻子有不育症等,倘若沒有孩子會影響家庭和睦,使雙方感到不幸,在這種情況下,代孕母親是他們的其中一個出路。
  代孕母親在母親本身有利。有些婦女只想體驗一下懷孕和分娩,並不想承擔撫養的責任,有些則因為這提供了一個比其他職業更好的經濟來源,也有人認為人像器官供體一樣,因她給另一對夫婦送上了一份「生命的禮物」。
  一般對於代孕母親的反對,都圍繞嬰兒的遺傳是否來自夫婦以外的第三者,以及代孕母親是否為只是為了金錢而出租自己的子宮,無疑這樣的考慮是應該的,但是,如果我們完全否定代孕母親的價值的話,便會有冷酷無情之賺。
  筆者認為,對於那些妻子因各種原因而不宜懷孕的夫婦來說,有限度地容許他們採用代孕母親的方法是可接受的,但是,在採用代孕母親的過程中,我們必須確保其中不牽涉第三者的精子或卵子,並且也必須讓那對夫婦作出若干的保證,萬一所生出來的孩子是有殘障的,也必須負起撫養的責任。
  另外一個條件是,代孕母親必須不是出於獲利的動機,那麼,在道德上,這樣的代孕母親是可以容許的,並且,代孕母親和孩子之間也可以有若干的接觸,故此,不但那對夫婦可以有自己的骨肉,代孕母親也不會有分娩後放棄孩子所帶來的沮喪和罪疚感。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