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論複製羊、複製人

張南驥


新事?

傳道書一章8節︰「萬事令人厭煩,人不能說盡。眼看,看不飽;耳聽,聽不足

。」世上趣事極多,可是所羅門王似乎已厭煩到一個地步,不想再看、不想再

聽﹗世界於他,不再有新聞,只讓他直呼︰「日光之下並無新事。豈有一件事

人能指著說這是新的?哪知……早已有了。」(傳一9~10)

當Ian Wilmut在《自然雜誌》(Nature),發表「複製羊桃莉 (Dolly)」成功

誕生後,「複製」(Clone),成了大家茶餘飯後、甚至國會殿堂議論紛紛的話題。

高舉科學主義的人認為複製「基因」、複製「人」,是很了不起的事;衛道人

士則質疑複製是否違逆了神創造的原則。

本文將從科學角度看Wilmut實驗的可信度,另從聖經的記載淺述我對「複製人」

的看法。基本上,我認為「複製」是合神心意的。「複製」並非新事。就讓我

們一起探究︰人的複製和神的複製。

神容許複製嗎?

其實,自然界中「同卵雙生子」(identical twin)的情形相當普遍。卵子受精

後,分裂,若子細胞分別著床,會產生同卵雙生子;男生與男生一樣,女生與

女生一樣,若生出一男一女_那是因有兩個不同卵子&。人的自然複製,從科學

角度或信仰來說,根本不是什麼奇事。

複製人的可能竟引發這麼大的討論,令我詫異。有人說,若真有另一完全相同

的人出現,世界會大亂。但就同卵雙生子_雙胞胎&來看,倆人長得那麼像或完

全一樣,到現在似乎也沒什麼法律問題。歷世歷代,雙胞胎,若其中之一犯罪,

另一個可能完全無辜﹗這樣的擔心,略嫌杞人憂天。我認為,自然界在胚母時

期的「複製」,是神許可的。

按神形像複製

神創造萬物,各從其類,沒有一樣與自己相同。有趣的是︰祂卻按自己的形像

造人(創一26);不僅肉體上相似,也是心靈的模傚(imitate),摸得著、看得

見。神如何造人呢?細究創世記中的屬靈創造,與複製羊桃莉(Dolly)實有巧

妙的吻合。

神造亞當後,二章18節記載︰「耶和華神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

一個配偶幫助他。』」透過男人女人的結合_即兩性生殖&,人類生養眾多。奇

妙的是,在兩性生殖前,神所造的那女人,卻是以「單性生殖」(無性生殖)的

方式來到世界。男人,是神用靈吹了一口氣而成的;女人,卻是神「複製」來

的。

怎麼說女人是神複製的呢?

首先,我們得細查Wilmut複製羊的過程。

從羊複製羊

在一九九七年三月十日《時代雜誌》(Time)34∼35頁上,有五幅圖示,標題是

「再見白面母羊」("We Will See Ewe Again")。在這幾幅圖中,粗略顯示複

製羊的實驗過程。

根據報告,Wilmut先取圖示一中白面母羊的乳腺細胞,做了從沒有人想過的實

驗程序︰先在實驗室中培養這些細胞,一定程度後,使它呈饑餓狀態 (starva-

tion),讓基因停止分裂、不活動;有點像使它冬眠,呈睡眠狀態。

在圖示二,Wilmut找來一隻黑面母羊,取了個沒有受過精的卵子 (「孤雌」),

其為單套染色體之細胞(另一套要從精子來),將其細胞核抽掉。

在圖示三,利用電擊的方法,使原本沉睡的乳腺細胞和被抽掉細胞核的「孤雌」,

融合在一起。融合之後,這個細胞恢復到原始點,從原本的靜止狀態,又開始

分裂。有趣的是,這個具有整套DNA(含有原來白面母羊全副基因)可以分裂的

溶合細胞,開始增殖並且分化,成為早期胚胎組織。

在圖示四中,Wilmut又找另一隻黑面母羊,將這個新成的小胚胎放置於子宮中

,使其成長發育。

圖示五,則顯示妊娠期滿,懷孕的黑面母羊卻生下白面小羊,與原本的白面母

羊一模一樣。

神複製人與人複製羊

回溯整個「桃莉」的複製過程,從一開始的由白面母羊取出乳腺細胞,在體外

培養並使細胞核處於「饑餓」(starving)狀態中,使「細胞沉睡」的作法,與

創世記二章21節,「耶和華神使他_男人&沉睡」極為相似。也與基督徒強調禁

食禱告後更能重新得力、更新,異曲同工。

想一想,這男人應該是成年人,因其已經可以耕種田地,看守伊甸園;他身上

的細胞應已成熟定型。神做了一件事︰使他沉睡。我們不知道沉睡中究竟發生

什麼事,只知道他沉睡後,神從他身上取了肋骨造女人。

神為什麼要取人的肋骨,而不取其他部位呢?從生物觀點其實蠻合邏輯的,因

為肋骨中的骨髓含有可以分裂生殖、製造血液的細胞;一如人體身上的生殖細

胞一樣。

最近因複製羊事件,重新提醒我乳腺細胞也具有同樣的分化增生能力。平常,

女性並不會分泌乳汁,乳腺細胞作用不明顯。但女人生產後,會分泌一種荷爾

蒙刺激乳腺細胞,產生異於平常的現象;例如,分化或分裂,乳房長大、脹大。

Wilmut的實驗可能做對了,因他選擇了乳房的細胞做實驗;乳腺細胞有再生能

力,可以重新回頭、重新來過。若他選用其他類型之成體細胞,就可能做不成

這項實驗。

神造女人的過程與製造複製羊的程序十分相似。桃莉與被複製母體性別相同;

然而,神更偉大,不但利用成人複製出另一個人,更是從男人身上造出女人,

性別完全不同。相形之下,複製羊實不足為奇。

死而又活的乳腺細胞

創世記中,還有一與複製羊相似的神蹟,記載在創世記第十八章。「亞伯拉罕

和撒拉年紀老邁,撒拉的月經已經斷絕了。撒拉心 暗笑,說︰『我既已衰敗,

我主也老邁,豈能有這喜事呢?』」(創十八11∼12)可是耶和華對亞伯拉罕預

言說︰「到明年這時候,我必要回到你這 ;你的妻子撒拉必生一個兒子。」

(創十八14)亞伯拉罕和撒拉還是心媟t笑︰「一百歲的老人怎能老蚌生珠?

所有細胞都乾枯、沒生殖能力了呀﹗算了,算了﹗有以實馬利就夠了。」

複製羊之所以使人震驚,就是因為枯乾了的細胞(已分化成乳腺),竟再度擁

有生長的能力。

這段聖經,又是奇妙的吻合︰「乳房」被記載了。創世記第二十一章,我們看

到以撒出生。更使人吃驚的是︰「撒拉要乳養嬰孩……孩子漸長,就斷了奶。」

(創二十一7∼8)。撒拉不但生育,還乳養嬰孩。可見,她身上一定起了極大

的變化︰不但會排卵,使枯竭的乳腺細胞重新作用,還產生乳汁,使乳房脹大。

想想,一個九十歲的婦人竟哺乳小孩﹗看﹗神行了何等的新事。

過度渲染的媒體

複製羊,其實是個科學事件;但因媒體的炒作,使得人心聳動、各樣言論紛紛

出籠,甚至引起了教宗和柯林頓總統的注意。依科學立場觀之,實不應該講得

太遠;畢竟,那是未證之事。

消息披露那天,我先讀到晚報,提到複製羊的出生,及探討若有複製人的可能

問題。我的直覺反應是不以為意;因為科學家不便討論新聞報導,只應回應科

學論文。

第二天,看到早報,知道消息來源是《自然》,心中有些警覺,知道問題可能

不太簡單,因能刊在《自然》的文章必定相當嚴謹慎重。兩星期後,收到了由

國外訂購的《自然》雜誌,仔細研讀後,才敢發表我的看法。

在《自然》這本雜誌,I.Wilmut 所寫的"Viable offspring derived from

fetal and adult mammalian cells"一文中,讓人備感震撼的是關於使用「

成熟(adult)哺乳動物細胞」的研究。這篇文章曾在一九九五年時提出,那時沒

有造成任何轟動,因為他們所用的方法只是「胚胎細胞核移植」(fetal nucleus

transfer)來複製羊。這一類型之複製豬、牛、鼠、猴,彼彼皆是。雖然,後來

均趕著上報,其實都非能比Wilmut所論述者。

所以,這次造成轟動的主因是︰「複製羊桃莉出生了」那是因為利用分化成熟

(adult)細胞核作複製的緣故。通常嬰兒的蘊育,細胞可以複製分裂,可以產生

同卵雙生子;那是神在很原始的時候,就已賦予的細胞分裂能力,可以一直生

長分化。但長大成人時,細胞已經積重難返,有固定的模式,失去回頭再生的

能力;分化已太完全了,就像樹長歪了要再扶正根本不可能。而「桃莉」竟從

一隻成熟母羊的乳腺細胞長成,簡直是死而復生,不可思議。

科學實驗的可信度

實驗的可重複性

不論如何,其中有幾個科學上的疑點必須加以說明。

必須注意的是︰即便是發表在《科學》或《自然》上的科學研究成果,還是要

很當心。很多報告,後經驗證,發現常是捏造、虛構或無法重複。而科學最講

究的就是︰要能不斷重複實驗,並得到相同的結果和數據。

曾有許多例子,有科學家在權威的科學雜誌月刊上,發表了報告。但卻因意圖

欺騙,文章被期刊主動「撤回」(retract),只因所有其他實驗室根據報告所

提的程序進行實驗,都無法獲得同樣的結果。不但如此,他們也發現雜誌上的

圖片重複使用、造假。

這些事件與複製羊有什麼相關呢?

圖貼的錯誤

現在注意看Wilmut在《自然》上所發表的研究圖片(Nature\Vol.385\27,

February 1997,p.811),圖a代表由胚胎衍生的細胞(Embryo-derived cells,

SEC1),圖b代表的是胚胎時期的纖維母細胞(fetal fibroblasts,BLWF1),

圖c代表白面母羊的乳腺細胞(mammary-derived cells,OME),圖d是親子關

係遺傳鑑定圖──利用微衛星核酸分析法,分析代理生殖的黑面母羊細胞,鑑

定桃莉的遺傳來源(_Microsotellite analysis of recipient ewes, nuclear

donorcells and lambs using four polymorphic ovine markers)。很令人

吃驚的是圖b和圖c所呈現的細胞圖形竟完全一樣。後來在下一期的《自然

》雜誌(Nature\Vol.386\13 March,1997),Wilmut就發表一個小小的更正

,說原本的圖c貼錯了。可是,新聞界並沒針對這個更正,做任何報導。

白面母羊不見了

另外,《時代》雜誌上,圖示一的白面母羊非常重要,因為複製羊桃莉的細胞

從她而來。仔細讀完Wilmut的報告後,我非常震驚。不知是有意或無意,實驗

後,這隻白面母羊竟然不見了。也沒有與「桃莉」(Dolly)合照之照片﹗就科學

來說,這成了個有瑕疵的實驗。

為什麼?若是嚴謹、具公信力的科學實驗,這隻供應細胞來源的白面母羊絕

不可以丟掉、不可以不見了。白面母羊及其子卻在農場上憑空消失了,只剩

下牠的細胞圖形;誇張的卻是,牠的細胞圖,恰好就是貼錯、重複的那張﹗

如果往後實驗別人沒法複製作成,若要查證,這就是無頭公案;根本無法證明

到底實驗是不是成功。記者不夠專業,沒考慮到這隻羊不見了的嚴重性。想想

,只要有個技術員將細胞標示錯誤,整個實驗就可能全弄錯。

誰是桃莉的養母?

更令人不解的是︰複製羊桃莉是圖示四中的黑面母羊(adopt mother;生出桃莉

的代理母親)生出來的,桃莉與這隻黑面母羊的細胞應該不同,雖與桃莉合照,

但Wilmut也沒有提供這隻黑面母羊在圖_D&中之編號。我們無法辨識哪個DNA

是屬於桃莉的養母的;這很奇怪,因為Wilmut既然能拍出桃莉和她養母的照片

(Nature\Vol.,385\27 February 1997, p.812),為什麼不能指出牠的DNA

是哪一個。

真假報告?

顯然,這堨X現了嚴重的科學認知錯誤;包括︰圖弄錯了,沒有好的羊的紀錄,

重要的白面母羊不見了。顯然,這報告不夠完整,需要一段時間驗證。

新聞界總是太早熱過頭、忘記又快,從不繼續追蹤,等到發表更正時,他們也

不甚注意。像這份雜誌,似乎為了顏面,更正啟事也是小小的篇幅而已﹗如果

三個月之後這份報告撤回,也只有科學家才會知道這實驗有問題﹗

現在,我並不想說Wilmut的實驗一定錯了,真正成功了也不是不可能。只是,

我們實無須驚慌,因聖經說得很明白︰日光之下並無新事。但是,Wilmut的文

章最嚴重的問題是︰這個實驗到底能不能重複。若不能,作錯或造假的成分就

有可能了。

我想很重要的是要提醒大家︰當我們看到這樣劃時代的報告發表時,必須基於

科學要能「重複實驗」的原則,看看其他實驗室是否做得出同樣結果,給較長

的時間,才能衡量此實驗的真正價值。

Wilmut的科學論文並不完整;沒有好的貼圖,沒有好的羊的記錄,不算是很嚴

謹的科學實驗。一般人可能不了解這幾個點的重要性,我希望藉此提醒大家。

惟上智與下愚不移

反諸信仰,我不覺得有任何震驚的必要。中國有句古諺︰惟上智與下愚不移。

上智與下愚都不為所動,只有中間半滿的搖晃震動。人總是製造許多騷動,在

神卻沒有任何轉動的影兒;我呢,自認下愚,完全倒空自己,完全相信神,所

以也不覺有騷動的必要。信主就是信主,不懂科學也是信主。

我是個科學家,研究分子生物學,相信上帝。當我查考聖經,就發現數千年前

所羅門早說出極有智慧的話︰「日光之下並無新事」(傳一9)。再讀Wilmut的

科學文章,也覺非新事。

若細究創世記第一章,會發現「複製」是神所行更大之新事。神竟按自己的形

像「複製」人。第二章,更神奇了︰神複製了另一個屬靈人。耶和華神取出成

年男人的肋骨,造出女人;而複製羊只是母羊生母羊。何新之有?

從某個角度看,我覺得Wilmut的實驗,真的很合聖經原則。如果真的成功了,

真該恭喜他們。使用羊的乳腺細胞可能是對的,因聖經中從不用其他動物作預

表,只使用羊;例如︰羔羊復活、羔羊婚筵,連以撒的出生似乎也跟羊扯上關

係。神實在很幽默;也許因羊是神所喜悅的動物、個性溫和、乳房又很奇特,

所以實驗成功。我們或可較幽默地看待這事。

聖經中記載許多奇蹟,看看雅各,老是生兒子,卻鮮生女兒。耶穌,童貞女生

子(孤雌生子),五餅二魚(餅被磨碎、魚被醃漬)不斷長出新餅和魚肉,夠神奇

了吧﹗耶穌使拉撒路復活也是如此︰拉撒路死了,埋葬了,細胞核都死透了、

細胞質也爛透了,耶穌卻使他從死復活,細胞重新作用。比起複製羊,耶穌的

作為不知道偉大多少倍。

有人很憂愁,說羊複製完就會複製人;我認為這樣的推論太過超前。如果有成

人細胞核複製出人之報告,我可以接受這樣的論證;如果只複製出羊,就說可

以複製出人,這樣的推論就不符科學精神。再說目前,除了羊之外,青蛙或老

鼠都沒做成,實驗報告又有漏洞;說不定所有動物中,神只定意羊可以複製成

功﹗至於老虎複製老虎、貓熊複製貓熊,都還可能只是人類的夢想而已。當我

們與神面對面的那天,神說不定會說︰「哦,只有羊能做成,因牠是我所喜悅

的。」

基督徒實無須驚惶,或許更該高興,因全世界終於注意到聖經中羔羊的預表。

所羅門說世上無新事,新事早就來過;盼望這次事件讓人注意到聖經中更大更

奇的新事。

未知之事及應知之事

其實,我們對神十分無知。從創世記第一章開始,所有的記載幾乎全部超科學,

遠於現存任何令人振奮吃驚的科學報告。到世紀末,我們才在研究什麼複製羊、

複製人類,探究基因的奧祕;可是,早在許許多多年前3創世記就記載了神的

複製。

複製人到底會不會成功?以科學家的立場,我只能說︰在此刻,我不能確定。

我們也不應去做這樣的研究。身為分子生物學家,我深深體驗到科學研究使我

更知道要敬畏神;每件事物神都寫好了,祂的道何其奧祕。祂若應允,成人可

複製這事就必成。祂若早就預知人之僭越,祂也必早已在設計基因之先就作了

防範,不必吾人憂心;這事也就必不能在今世成就。

神的信息是隱藏在「沉默」之中的;透過沉默的大自然,神向人啟示。我相信,

當我們與主面對面的那天來臨,不管是複製羊、複製人或其他一切知識都要歸

於無有;只有信望愛是最大之事,是永遠常存的。

在此時,我們或可好好省思一番,重新想想神的創造;站在聖經觀點,透過與

人分享福音、分享耶穌基督。祂才是神所屬意之真羔羊,除去世人之罪。追尋

羔羊「桃莉」之熱,若能改換成追尋神的羔羊,則世人才大有「真」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