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端揭秘─觀音法門】



觀音法門的形成及其發展

  「觀音法門」在1988年創立,又稱「中華民國禪定學會」或「國際會」,是一個非道、非佛、非基督教的、披著宗教外衣的團體。由越南出生的華裔張蘭君於1988年4月向台灣省苗栗縣建台中學承租部分學產用地後,作為民眾團體向台灣當局「內政部」立案登記的。

創始人張蘭君及觀音法門

  張蘭君,女,1950年於越南出生,祖籍中國廣東,現已加入英國籍。據張蘭君本人在自傳裡透露,張家富有,父親是一位具有高度聲望的中醫。張稱其父母信仰天主教,張本人亦從小受洗,常去天主教堂望彌撒。由於張的祖母篤信佛教,故張蘭君也隨祖母吃素拜佛。18歲張蘭君去英國、法國求學。以後曾在德國紅十字會工作過一段時期,主要從事翻譯工作,偶爾也幫助照顧難民等。
  張在德國紅十字會工作期間,與一德國醫學博士結婚。婚後由於張的信仰與其信仰基督教的丈夫不合,兩人很快分手,各奔東西,張蘭君在解釋其之所以創立」觀音法門」時認為,是由於離婚後周遊了世界列國,研習了佛教的密宗、淨土宗和其他一些宗教,並經明師點化,認定佛教「楞嚴經」中的「觀音法門」才是「唯一救人脫苦難的法門」。
  張蘭君托辭說她在印度的喜馬拉雅山取得真經,經歷閉關靜修、得道開悟,最後來到台灣受了佛教大戒,得了「清海」法號,才開始向全世界傳播「觀音法門」。
  據瞭解,受了佛教大戒的清海,以「天上師」身份自居,在短短七八年的時間堙A迅速將「觀音法門」從台灣苗栗西湖鄉一地拓展到包括在台灣、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美國、阿根廷、巴西、哥斯達黎加、巴拿馬、薩爾瓦多、比利時、奧地利、瑞典、瑞士、英國、德國、法國等30多個國家和地區設有小型聯絡處和聯絡人的國際性團體組織,並從1989年下半年起秘密地在中國大陸內地從佛教徒中吸納了成員建立秘密活動點等,目前在20個省巿約有50萬信眾。

組織形式和活動方式

  「觀音法門」尊張蘭君為「清海無上師」,為一切宗教的明師、佛教觀世音菩薩轉世的化身、「觀音法門」的師傅。「觀音法門」的組織形態等級為:
  清海無上師
   ↓
  使者(分總部長住使者和負責各地聯絡使者)
   ↓
  出家師(也稱印心師,負責為新進信徒印心。接納新成員)
   ↓
  土地公(也稱師兄、師姐,負責一個共修小組或道場活動)
   ↓
  同修(印過心的信徒,「觀音法門」正式成員)
   ↓
  准修(尚未印心的「觀音法門」信徒)。
  為掩人耳目,「觀音法門」在活動形態上頗似佛教。
  首先,由於「觀音法門」主要是從佛教徒中發展吸納成員,故要求凡欲加入「觀音法門」的信徒均需吃素3個月、然後填表接受佛門五戒,同時印心師為新參加者開悟及印心。傳授五字真言(即「清海無上師」),矚新信徒反複誦念。
  其次,」觀音法門」的信徒的修持分為共修和單獨打坐色修,極似瑜珈練功方式。由於人靜,對體弱音改善身體狀況很是顯著,故一些印心後的新信徒都把這種狀況歸於清海顯奇蹟,進而對清海更是頂禮膜拜,崇敬不已。共修的活動形式為數人或更多人集體坐禪(打坐)→然後念號(「清海無上師」也稱五字真言)→聽經(聽清海開示或錄音,或看清海開示錄像鞏固信徒對「觀音法門」的盲目信從。

觀音法門的危害

1. 欺蒙信徒,宣傳「即刻開悟,一世解脫」

  「觀音法門」由於拿不出基本的經典,故只能以欺騙的手段,以清海所謂「即刻開悟,一世解脫」的虛幻之詞來取悅一些無知的追隨者。特別是欺騙一些初信佛教的善男信女。使這些初涉佛門的佛家弟子找尋最簡捷的修行之途時誤入「觀音法」。其實稍有宗教理念的修行者,只需從「即刻開悟,一世解脫」八個字的含義,就能就分辨出這不是甚麼正派宗教的作為,而是一種嘩眾取寵的手段而已。

2. 提倡對教主的盲目崇拜

  「觀音法門」另一特點同一切邪教相同,是對教主盲目的狂熱崇拜。這種狂熱首先是清海本人通過多次開示中的暗示或明白的自我吹噓使之達到高潮。清海曾在開示中講過「釋迎牟尼、耶穌、安拉真主、孔子等聖人都是修行路上有經驗的明師,師傅(指清海本人)也是有經驗的明師」,「修行的人能認識在世明師,而同時又是內在的明師,那是最幸運的。要認識在世明師,修行的等級到了,可以到耶穌現在住的地方與他見面。」並進一步稱:「如果我不是佛,其他任何人再也無法成佛了。」「念清海無上師法號,吃素一百天,再由師傅『印心』、『開悟』),將來可以得救解脫,修行成佛。」
  如此概不知恥地將自身神化,使不明就堛滿u觀音法門」信徒將清海敬如超神,將清海所有的相片、小飾物、服裝等看作是無所不能的加持法物,不惜花費十幾萬、幾十萬新台幣爭購,而清海恰恰利用信徒的這種狂熱心理,大量斂財,引起信徒家庭不睦、造成一系列不安定的社會問題。

3.「觀音法門」沒有固定的活動場所。

  盡管「觀音法門」發展較快,在世界各地有其聯絡點和聯絡人。但充其量,「觀音法門」仍只能是一個尚在圖謀發展的邪教團體而已。清海自稱,「『觀音法門』是苦行憎,沒有廟字,四海為家,人心就是佛,人的身體就是廟廟宇」,「家庭式的小小民間信仰不用形成大的團體,不用專設大的道場,這樣政府也不會管」。「觀音法門」的活動主要是「打坐」和「共修」聚會交流修行體會。香港、澳門的所謂「觀音法門」中心亦很小,只是二開門的小型書店或餐館。內地已發現的「觀音法門」聚會點也只有幾人或十幾人,很少有大型聚會的。台灣當局1996年11月的宗教掃黑中揭示的「觀音法門」斂財行徑,清楚地表明清海所謂「人的身體就是廟宇」是在為搜刮信徒錢財尋找藉口,也是為「觀音法門」沒有固定的活動場所所找的一種托辭。

4. 混亂的思維和矛盾的修行觀點

  傳統的宗教有自己嚴密的教義、教規等,但「觀音法門」,至多只能被稱之為佛教、基督教等各種宗教教義或儀軌、修行方式的混合體而已。清海的許多講話和作為本身就是一個自相矛盾的混合體。清海有時在對信徒的開示中推崇耶穌,認為耶穌是救世主;有時又稱孔子、釋迦牟尼是「有經驗的明師」;但在更多的場合,清海的講話是唯我獨尊,吹捧自己,排斥其他宗教。
  1993年4月清海在美國科羅拉大言不慚地對信徒宣稱:「我己找到觀音法門──這個觀內在音和法的法門是最好的,也是最究竟的法門。」同年11月在美國另一次對信徒的開示裡,清海把自己捧得更高,稱:「我告訴你們實在話,只要我們明白宗教並非究竟,就像師傅肉身並非究竟,因為究竟在師傅媄銦C」與把自己稱為」有經驗的明師」一樣,轉瞬之間,清海就提出「我也不知道真正的佛教傳統是甚?」的疑問。
  為突出清海「明師」的形象,清海很快忘了自己所多次推崇釋迦牟尼、耶穌等,在韓國等地對信徒的開示中忘乎所以地對佛教、基督教等其他傳統宗教大肆鞭韃,這時釋迦牟尼也好、真主安拉也好、救世主耶穌也好,統統不再是「有經驗的明師」了。唯有清海本人才是領信徒「即刻開悟,一世解脫」的大救星。
  無怪乎台灣《時代》雜志這樣評論「觀音法門」。「它不能算是一個宗教,他們信奉的乃是『修行」、「真理」,在他們的道義中,有《聖經》的觀念,也有回教的理念,更有佛教的原則。所以如說他們是一個宗教,似乎大過牽強。」而《香港佛教》雜志第355、338期則更為直截了當地指出:「清海無上師是邪不是佛。」台灣「中國佛教會」更是組織燒毀宣揚。

觀音法門在香港

  2001年4月中旬,由清海無上師創立、在香港等地合法註冊的佛教團體「觀音法門」,證實被北京當局定性為邪教及嚴厲打壓。13日,官方「新華網」報導,西安「觀音法門」6名門徒被指受境外組織指使,籌備成立「西安小中心」機構,並利用邪教組織騙取財物,12日被判處有期徒刑並沒收財物。一名在香港入教﹙觀音法門﹚7年、負責聯絡的霍先生表示,香港的門徒與內地並無聯繫,在記者查詢下才知道有關事件,但以往經常有類似被取締的傳言,最近一次在去年。他謂現時不了解情況,故覺得不是一件值得討論的事,而且亦不知道被判刑的人士曾做過甚麼事,難判定他們對不對。霍先生表示,市民對他們一直存在很多成見及誤解,所以他們不會公開澄清,或像法輪功組織往中聯辦請願,以免將問題「愈搞愈亂」。保安局發言人表示,任何團體在港遵守法律,可以繼續在港活動,但若有不合法行動時,當局便會依法辦事。據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透露,由於北京認為清海無上師立場反共,且「觀音法門」在大陸組織嚴密及發展到中共黨內,故將其定為邪教。「觀音法門」在香港以「清海無上師世界會」的名義在10年前合法註冊,在香港屬合法組織,去年5月雖已傳出被內地定性為邪教,但政府仍批准清海無上師在伊利沙白體育館舉行了3,000人參加的法會。據「新華網」報導,經法院審理查明,97年2月底至99年底,在警方將「觀音法門西安小中心」取締後,劉世堯、張東華、程煒、馬懿、華四紅、葛麟等人受境外「觀音法門」邪教組織的旨意,糾集西安的「觀音法門」信徒在西安市東桃園村屋內密謀策劃恢復西安地區「觀音法門」的組織活動,並籌備成立「西安小中心」機構。劉世堯等人還先後30次向上海、武漢、南昌、鄭州等國內21個大城市的23名「觀音法門」活動站進行聯繫,並騙取資金43萬多元人民幣。法院前天分別判處劉世堯、張東華、程煒、馬懿、華四紅、葛麟等有期徒刑3至8年。此6人除了葛麟外,其他5人都是從大學畢業2至5年的知識分子,顯示「觀音法門」在年輕知識分子中甚有吸引力。

  參考資料:觀音法門的聯絡地點:http://www.godsdirectcontact.com/eNews/chinese/cp.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