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教會發展現象之我見

艾樺


近八年來,走過大陸十幾個省分,接觸了不少教會。頭二、三年,在摸索的過程中,他們說什麼,我就聽什麼、信什麼,甚至也隨之傳達什麼。後來慢慢了解教會生態,以及他們思考事情的方式,便嘗試以較客觀的立場,用聖經的觀點去解析他們的問題,用神的話語去幫助他們,也盡量用聖經的原則去協助他們解決問題。現就我所知,向大家作簡單的介紹。以下我分二部份來談︰一、對家庭教會的認知與對待。二、目前被中共官方判定為邪教的團體。

 

一、對家庭教會的認知與對待

對家庭教會的認知,會隨著他們自己的立場而有不同︰

1. 家庭教會如何看待別處的家庭教會?

大陸的家庭教會同工由於工作環境、經濟能力、法令制度種種限制,不見得有機會走遍各城各鄉,四處拜訪其他的教會。所以他們即使聽說或眼見一些外來教會傳到本地的影響,也只能描述當地發生的個別現象,侷限在自己狹窄的領域堙A根據有限的資訊、理念,去作評估或判斷。而他們的判斷,往往又受到貧乏的知識程度、文化水平,和對整體狀況無法掌控的不安全感所牽制。再加上彼岸肢體長期受到鬥爭文化的薰染,性情多猜疑,對外來的人、事不輕易信任。故造成過度封閉、保護自我的極端反應──只要和我不一樣的,就敵對、排斥、攻擊他!甚至黨同伐異,指控對方為「異端」。因此當我們在得到他們所給的任何資訊,如批評某家庭教會為異端後,都要再三分析、過濾,不可以訛傳訛,才能作準確的評估。

2. 三自教會如何看家庭教會?

三自教會又用什麼標準來看家庭教會呢?為什麼定家庭教會為異端甚至邪教呢?教義上的錯謬、爭論往往不是最重要的根據,重要的那把尺是「登記或不登記」,也就是說,還包括「教會」對黨是否合作的態度而定(他們認為愛共產黨就是愛國,不愛共產黨就是不愛國)。但從聖經的角度來看,這是不正確的。此外,我們還要更進一步的去探討,為什麼家庭教會不與三自教會合作的真正理由,和二者間既存的歷史關係。今日三自教會某些大牧師,過去曾作出賣主賣友的宗教迫害行為,使家庭教會非常不能原諒三自教會中,這些假借宗教名義得政治利益的一些人,除了不能認同那「猶大」般的行徑,還有難以磨滅的仇恨。直到現在三自對家庭教會的傷害、攻擊依然存在,因此我們對三自無論透過《天風》、傳播媒體、或其他管道,傳遞將某家庭教會定成異端、邪教的消息,都必須先除去政治目的的色彩,重新審視三自對家教會所作的評斷是否屬實,或是政治的醜化和抹黑。

3. 中共官方如何看家庭教會?

特別在 96 年的「嚴打」政策頒佈之後,中共的宗教政策即訂定︰凡是不在三自範圍內活動的教會,就定作邪教活動。另藉著掃黃、打擊犯罪份子等口實,來抓基督徒,一經定罪為「非法犯罪」活動,動輒罰款數百、數千元才釋放。有些公安將罰金中飽私囊,發基督徒的財,每次抓幾百人,就可賺進幾萬元,便以抓基督徒為樂。由此可見中共官方將不認同三自、不登記加入三自的家庭教會聚會、傳福音行動,當作犯罪活動,定罪為邪教。它的「邪教」定義不是宗教內的定義,對外卻比附為美國的大衛教派、日本的歐姆真理教派,混淆視聽。中共官方的標準是很清楚的︰不登記三自就是「非法」,有傳福音的果效四處建立教會的就是「異端」。

4. 海外如何對待中國教會?

海外教會不論參與家庭教會,或去三自教會講道、培訓、拜訪、參觀,我們最好以客觀的態度,站在政治中立的立場公平對待中國的教會。無論是公開的三自會或私下的家庭教會,試著以同理心從他們的角度體恤他們,而非高姿態的論斷。無可否認,改革開放後,海外教會各宗各派的信徒,隨著觀光、經商、探親的人潮,也將一些負面的影響,帶進了這些年來不斷增長復興的教會。有的是因為信仰內容被替換、扭曲,有些則因敬拜方式移植到彼岸時,產生水土不服的症狀。這些問題對我們來說,有的是可以兼容並包的;而有些卻幾近於離經叛道,不合聖經。因此摒除個別偏見,撥清政治迷霧,排除對他們認識不足、不夠信任所導致的疑慮和情緒,回到聖經的原則,體察基督的憐憫和寬廣之愛,幫助他們一起走過教會界「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階段,學會合乎聖經原則的分辨力,將是海外教會能給他們的最大祝福。

二、簡介被中共定為異端的教派

在這裡介紹的異端,並不是完全根據聖經及基督教教義的標準,而是根據中共的標準︰不登記三自、不受政府管理、教會發展太過迅速、教會人數增長太多,行為模式不被社會接受,或使政權感受到威脅者。

1. 靈靈教︰

發起人為華雪和,因他的名字中有二個字和「耶和華」神的名字一樣,所以就自立為「耶穌第二」、自命為神的第二個兒子,並自稱作「華救主」。靈靈教聚會時唱「靈歌」、「跳靈舞」,講「啟示」,說方言。

2. 三班僕人︰

我們有一位同工在東北地區,與「三班僕人」的同工相處了一些日子,回來提到所謂的「三班僕人」,是根據馬太福音 25 ︰ 14-29 節所記載的,主人按著僕人的才幹,分別給他們一千、二千、五千兩銀子,各自去管理。他們解釋為︰神現今在教會堳鷁菑T種不同的等級,給同工不同的能力、權柄來管理教會,稱為「三班僕人」。如果努力,同工就可以升級,升到「五千兩」最高級的時後,便擁有極大的權柄來管理教會。這樣的說法,的確過於高舉自己,但是他們在基本教義上尚未過於偏差。不過他們當中也因人而異,有的人以「摩西」自居,說自己是「最大的僕人」。那麼我們就要依照他們個別的差異性,與是否偏差的實際情況來評定了。

3. 新約使徒教會︰

在大陸的新約使徒教會,分別來自二個地區。一是台灣系統,源自江端儀、洪以利亞用血、水、聖靈所建立的錫安教會,在大陸按立使徒、大使徒。一是加拿大系統,在河南分區按立大使徒,並一級級往下按立使徒。表面上他們仿照初代教會,耶穌設立使徒的作法,在各區各縣按立使徒,實際卻要求信徒遵守使徒的教訓,甚至禱告要奉使徒某某的名,神才垂聽。宣稱唯有血、水、聖靈才是全備的福音,信徒只有從他們的使徒傳福音信主才能得救。而使徒必須具備政權、人民、土地等基本要素。

4. 東方閃電派︰

他們自行出版了一套書,共七本,作為宣揚教義的工具,但教義已脫離基督教義,並加以嚴重扭曲。宣稱第一次來的耶穌是男的,因為現在男女平等,所以第二次來的耶穌是女的,有「女耶穌」出現。「女耶穌」有聖靈附身,說話以神的「第一人稱」自稱,自認「我」就是神的代表,要大家聽從。在河南地區製造了很大的混亂。

5. 被立王︰

1995 年,自稱為「被立王」的吳揚明已遭中共槍決,但他已在安徽、江西等地釀成相當大的影響。吳揚明自稱是由神膏立的「再來的王」,要求信徒奉「被立王」(即他自己)的名字禱告、趕鬼、醫病,而不是奉耶穌的名,所以是很明顯的異端。

6. 多倫多聖笑︰

一群曾居留在加拿大多倫多的華人,把他們在國外學習到的崇拜模式帶回大陸。以搖滾樂的伴奏形式,配以打鼓、拍手、跳舞的敬拜方式,這種敬拜方式本來在海外是稀鬆平常,廣為大家所接受的,不過傳播到中國以後,卻因此成了一個特別的教派,給大陸教會帶來很大的衝擊。

7. 呼喊派︰

呼喊派的個別差異也很多,有一些呼喊派被認為「異端」,是因他們呼喊李常受為「常受主」,並且說要呼喊「常受主」才可以得救。然有一些呼喊派按著聖經的了解,知道呼喊「常受主」是不對的,他們就沒有依從,他們的信仰內容及聚會方式,其實和台灣的聚會所差不多,不能說他們是異端。

另外也有一些呼喊派的人,認為要站在公義的立場,和共產專政的政府對抗;對宗教迫害的事件,也要勇敢站在人民這一邊。所以對政府採取明顯的抗爭行動,導致中共全面性地打擊呼喊派,當時也波及全國其他系統的家庭教會。

8. 重生派︰

在名詞上不論講到「哭重生」、「生命會」、「真理會」、「全範圍教會」的,其實都是指同一件事情。這個系統最遭人詬病的,是要人痛哭數天,並且見到異象才能得救。

幾年前,在一個突然的情況下,我曾以當地同工的身分,參加重生派的「生命會」,觀察他們帶領生命會的過程。三位十幾、二十歲的福音使者,在會前先禁食禱告三天,懇求聖靈恩膏,聚會則有三、四十位前來參加。他們的信息內容非常簡單,從神的創造講到人的墮落,幾乎是我們這裡任何一位信徒都能講的真理。但是在講述的過程中,聖靈作工,使人痛哭、悔改、甚至撞牆、打自己。有人突然蹦起來跑出去,原來是回家和家人和好、認罪,向姊姊說對不起以後才回來。如此激烈的現象,有部份人不能領受,就出去說一些不好的話,批評他們「哭」是製造混亂,否定了生命會中其他的優點。

但我覺得,就算一個家庭埵酗Q個孩子,其中有一個比較怪異,我們也不能說他全家都不正常。全範圍教會之所以會形成困擾,是有人在重生得救之後,知道信主的好處,巴不得全村的人都信主,以致自己對真理還不十分清楚,又沒有受到正規的裝備以前,在當地的同工人數不足的情況下,馬上出來帶領生命會,錯把個別悔罪的經驗(哭),當作必然的得救證據,教導人「哭」是得救的記號,使真理產生偏差。

從這些中共認定為「異端」的「教派」可知其中的個別差異是很大的,即使是同一派也因個別現象有所不同,有些明顯是異端,有些只是極端或偏差,需要我們去了解與分辨,且幫助他們走向真理。

摘自:《中國與福音雜誌》第21-22期。中國福音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