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評論:地獄永火:方興未艾抑或日漸式微?

刊物:《守望台》。耶和華見證人會,1993 年 4 月 15 日

  本篇文章主要是討論在「地獄」中是否「永遠受刑」的問題,作者首先交待有關「地獄」的教義的歷史,他指出這個教義是十八世紀的傳教士喬納林•愛德華茲所常用的佈道題材,愛德華茲把地獄形描述為「上帝將罪人吊在烈焰之上,彷彿懸掛著醜惡的蜘蛛一般,……上帝憤怒的烈焰在四周跳躍,隨時要將這根絲燒焦,那時你便會跌進烈焰之中了」 。到了十八世紀的四十年代,這個教義公開受到抨擊,甚至慢慢地式微了。踏入廿十世紀,「地獄」的教義捲土重來,並且這也是一個普世的現象,不過,今日的問題不再是「究竟有沒有地獄?」而是「地獄是個怎樣的地方?」
  作者認為「地獄」的道理使許多聖經教師和教友感到不安,他更引用平諾克教授的話作為旁證「認為有知覺的人有永遠在身心方面都受苦刑折磨,這個見解實在令人極為不安。再者,認為這是上帝加諸他們身上的懲罰,更與我對上帝的愛心所懷的信念大相逕庭」。
  作者認為「永遠受苦」的道理在道德上引起了難題,這個教義與上帝的愛相違背,他引用漢斯•孔格的話說:「仁愛的天主竟能夠……眼巴巴地永遠看著自己所造的生物,在身心方面飽受這種無窮無盡、冷酷不仁、殘忍可怖的痛苦嗎?」 ,他又指出,上帝在聖經塈h咐我們要愛仇敵,故此,祂斷不會用永遠的苦刑去折磨自己的仇敵,再進一步來說,永遠受苦的主張甚至「將上帝描繪成嗜血的怪獸」 。另外,作者也認為地獄的道理絕對不公正,甚至這個道理把上帝描繪為一個行事不公的神,他認為永遠受苦的教義與上帝頒佈的公平標準「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的教訓不符,因為人充其量只能為別人帶來有限度的痛苦,故此,判他們受永遠的痛苦便顯得不公平了。
  既然這樣,地獄究竟是怎樣的呢?作者引用約翰 R.W. 斯托特的話說「聖經所主張的是毀滅,因此『永遠有知覺地受苦』的傳統必須向聖經的至高權威屈膝」 ,作者指出聖經在論及定罪的最後狀態時往往使用「毀滅」一詞,而並非永遠受苦。只不過由於我們都有被火灼傷的痛苦經驗,我們才會把「火湖」與有「知覺的痛楚」連在一起,但火的主要用途是要消滅,而不是要使人受苦。
  最後,作者評論了幾節有關「永遠受苦」的經文 ,重伸其中並沒有包含「永遠受苦」的意思,作者並指出「永遠受苦」的道理是建基在「靈魂不死」的道理上,因為不死的靈魂是不會消滅的,而他又引用平諾克的評論說「這個觀念(人的靈魂不死)對神學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但它並不符合聖經」 ,也就是說「永遠受苦」的道理也必須同時加以否定。
  綜覽整篇文章,筆者認為作者是用一個極為人本主義的進路去處理自己的神學思想,作者基於一般人對地獄的恐懼,而對「永遠受苦」的道理加以扭曲和否定,為了使這個教義顯得更加合理,作者選擇性地引用了一些經文(當然是與他們的教義相符的那些了)作為補充,希望藉此把聖經中有關地獄堙u永遠受苦」的道理刪除。
  當作者引用經文去否定「永遠受苦」的道理的時候,他指出耶穌在談到「在那堙A蟲是不死的,火是不滅的」時,是因為祂受偽經猶大篇的影響,因而指出耶穌這堜珨〞漱ㄛO「永遠受苦」的問題,這樣的論證方法是有問題的,因為聖經的作者(甚至主耶穌自己)完全有權威透過任何方式去詮釋或表達上帝的信息。另外,聖經媮晹酗ㄓ硌直接提及「永遠受苦」的經文,如無底坑(啟九 1、11)、永遠受苦之處(啟十四 10、11)、不滅的火(太三 12)、永火、永刑(太十三 42、50,廿五 41、46)等,這些經文都清楚地表達出「永遠受苦」教義的真實性,為這個教義作出了清楚的補充。
  在論及「地獄與公平」的時候,作者指出「永遠受苦」的教義與上帝所頒佈的公平標準不符,作者在這塈漈o定義為某些具體可見的行為,他又引用出埃及記廿一 24 作為旁證。在這段經文中,上帝只不過是為人設立一條制度而已,而「永遠受苦」卻是上帝對人犯罪的一種判決,這堛滿u罪」也包括了人類「不接受主耶穌」的惡行,故此,「永遠受苦」的裁決便算不得過重了。
  作者認為「永遠受苦」的道理與上帝的愛大相逕庭,這實在過份抬高了愛,以致忽略了上帝公義的屬性,事實上,上帝屢次在聖經中警告世人不要再犯罪,否則上帝的震怒(羅二 5)便永遠會在他們身上,倘若最終上帝沒有按祂公義的原則行事的話,上帝豈不是成了是非不分者了嗎?再者,上帝因著愛的緣故,甚至連獨生子也為人類犧牲了,人還不肯信祂的話,「永遠受苦」的刑罰便可說是理所當然的了。
  作者論及「人靈魂不死」的問題時,他引用平諾克的說話去證明這個教義是不符合聖經的,他似乎把平諾克的說話當成了詮釋聖經的權威,而要求受眾接受這樣的看法,這個作風是不合理的。另外,作者也引用了幾節經文作為這個論點的補充,但這幾節經文中卻完全沒有提到有會死去的靈魂 ,當然他們引用這些經文作為證據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們的教義主張一個人就是一個「魂」,能死亦能滅,死後不復存在,無知無覺, 因此,這些經文所說的「死」就是「靈魂」的死了。當然,我們必須中肯地面對這個問題,如果單單因為相信一元論的學說,就武斷這堜珨〞漲漪O「靈魂」的死的話,這只算得上是自圓其說,也可以說是無意義的,再者,作者所引用的馬太福音十章 28 節更暗示人死後仍有某些東西繼續活著,故此,我們有理由相信人的靈魂是不死的。
  最後,回到現實的問題,我們今天也很少強調地獄堙u不滅的火」的道理,但這並不等於地獄因此不復存在,而是因為現今的人關心目前事情多於將來的,恐懼生多於恐懼死, 我們不必要(也不適宜)為他們增加太多的恐懼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