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大福音》出土引發新爭議:猶大成了英雄】


  一份佚失將近1700年、源自西元三或四世紀,且含有碩果僅存之《猶大福音》的古柯普特語古抄本,最近由專家著手保存、鑒定與翻譯。這份莎草紙手稿、或稱之為古抄本,6日在美國華盛頓特區的國家地理學會總部首次公開呈現在世人面前。
  《猶大福音》對於耶穌和門徒猶大之間的關係提出了一個與兩千年來傳統的基督宗教完全不同的觀點,並對這位背叛耶穌的門徒有新的描繪。《猶大福音》的內容迥異於新約聖經堶悸漸|部福音書:《馬太福音》、《馬可福音》、《路加福音》與《約翰福音》,指稱猶大是背叛耶穌的門徒。新發現的《猶大福音》卻將門徒猶大?述成應耶穌要求,而將耶穌交給當權者處置的人。
  國家地理學會與各學術單位展開跨國合作,著手鑒定、保存、翻譯這份長達六十六頁的古抄本,合作單位包括梅塞納-馬恩省斯古代藝術基金會(Maecenas Foundation for AncientArt),以及韋特史料研究所(Waitt Institute for Historical Discovery)。而來自瑞士的全球頂尖柯普特學者魯道夫•凱瑟(RodolpheKasser),則應邀前來復原手稿、並抄寫、翻譯其內文。手稿內不只包含《猶大福音》,還有標題為《雅各布》的文稿(又名《雅各布啟示錄(一)》)、《彼得致腓力書信》,以及第四段學者暫稱為《阿羅基耐書》的片段。
  「這份古抄本已經確定是貨真價實的基督教旁經著作,鑒定方法有五種:放射性碳定年、墨水分析、多光譜照影術、內文比對與古字比對,」國家地理學會專案節目執行副總裁泰瑞•賈西亞(Terry Garcia)表示,「這份非聖經經文的古文獻戲劇性出土,是公認為過去六十年來最重大的發現,促進我們對早期基督宗教時期歷史與不同神學觀點的瞭解,十分值得歷史學家、學者與神學家繼續研究。」賈西亞表示,「研究過程必定耗時多年,也會有許多意見交流,如今只是剛開始罷了。」
  這份以獸皮裝訂的莎草紙古抄本,據信約在西元三百年左右以柯普特語抄寫,1970年代在埃及明亞省(ElMinya)附近的沙漠出土。經過古董商數度易手,由埃及流入歐洲再進入美國,之後便一直受人冷落,置放於紐約州長島的銀行保險箱中,時間長達十六年,直到2000年時才由蘇黎士古董商費莉達•紐斯柏•查克斯(Frieda Nussberger Tchacos)收購。
  查克斯試圖販賣手稿未果,對古抄本迅速惡化的狀況深感憂慮,便於2001年2月將古抄本送到瑞士巴塞爾的梅塞納-馬恩省斯古代藝術基金會進行保存與翻譯。這份現在被稱為《查克斯古抄本》的手稿日後將交給埃及,成為開羅柯普特博物館的館藏。
  梅塞納-馬恩省斯古代藝術基金會的董事長馬利歐•羅博(Mario Roberty)提說:「我們很高興團隊齊心協力復原這份檔,往後的學者與大眾可以世代對其進行研究,這份古物也將再次回到出土的埃及。我們正與埃及當局密切合作,期待古抄本再『回家』的日子到來。」

碳14鑒定:古抄本屬三至四世紀產物

  2005年1月,亞利桑那大學以放射性碳定年法而聞名世界的加速質譜儀實驗室,鑒定取自這份手稿的微量莎草紙與皮革樣本,結果顯示古抄本的年代很可能介於西元220年至西元340年之間。
  墨水分析由伊利諾州威斯蒙特的麥克隆實驗室進行,並確認所取樣的墨水經檢驗出含有碳黑的成分,黏著媒介則是樹膠-符合西元三、四世紀所使用的墨水。之後又進一步證明,這種含鐵質的墨水在諸多方面都符合埃及三世紀的其他種類金屬墨水。
  另外從古抄本中選了幾頁送去進行多光譜照影術(MSI)分析-用來鑒定古文件成分,以及是否遭修改的技術。由楊百翰大學古抄本影像實驗室的金•沃爾(Gene A. Ware)在瑞士做多光譜照影分析。沃爾認為這份古抄本經多光譜照影所顯示的特性,與其他的古埃及文獻真跡趨於一致。為了證實麥克隆實驗室的發現,沃爾發現受測墨水經多光譜照影所顯示的特性,與含碳的金屬鐵墨水吻合─這點也符合古抄本的年代。在文稿中並無發現多重改寫(或多重上墨)的證據。
  這份古抄本以埃及古柯普特語之沙希地方言所寫成,研究內容及文字風格的主要學者均認為,其神學觀念、文字特性反映出奈格漢馬地古卷-這些古卷於1945年在埃及出土,其年代可溯及基督宗教的最初幾世紀-的觀念及特性。加州橘郡查普曼大學研究聖經與基督教的教授馬文•梅爾(Marvin Meyer)、德國明斯特大學的柯普特學教授史帝芬•伊茂(Stephen Emmel),均同意這份古抄本反映出二世紀盛行的諾斯底教派的特殊觀點,希臘文原版的《猶大福音》便是在當時寫成,之後又抄寫成古柯普特語版。
  其古字體與筆跡,均讓伊茂想起奈格漢馬地經卷中的手寫體。他說:「我在研究生涯看過數百份古抄本,這絕對是標準的古柯普特語手稿。我深信不疑。」
  透過這五種方法的鑒定,專家斷定這份埋藏已久的手稿大約抄寫於西元三百年左右。

手稿破碎不堪 修復工程浩大

  手稿主要翻譯者凱瑟表示,他從未看過狀態如此糟糕的手稿,有的頁數不見,有些則被重新編排過,上半部編有頁碼的部分也破碎,還有近一千片碎片無法拼湊。他說:「這份古抄本非常脆弱,只要輕輕一碰就碎了。」
  凱瑟得助於瑞士的莎草紙保存專家芙蘿倫斯•達爾佈雷(Florence Darbre)與德國奧格斯堡大學的柯普特語專家格瑞果•沃斯特(Gregor Wurst),合作拼湊史上最複雜的拼圖之一。26頁長的《猶大福音》寫在13張莎草紙的正反兩面,如果有段碎片在這頁看起來通順的話,在下一頁內容也必須接得流暢。參與修復工程的凱瑟表示:「如果你們將一份九到十頁的檔撕成碎片,丟掉一半,再重組另一半,你就知道這過程有多麼困難了。」
  達爾佈雷將易碎紙片夾在兩片薄玻璃之間,再拍下碎片與頁面的照片。藉助電腦程式記錄內文、記下遺漏部分,再試著比對兩者,並仔細地目視檢查配對部分的莎草紙纖維,確認是連續一貫。達爾佈雷、沃斯特與凱瑟已經在五年歲月中,辛苦復原八成以上的文稿。2006年2月,福音中所缺少的半頁在紐約市出現,並經過攝影、抄寫與翻譯成英文。
  在沃斯特與馬文•梅爾的協助下,凱瑟與芝加哥大學的埃及古物學暨柯普特語學家馮斯華˙高達(Francois Gaudard)合作翻譯出福音書。

諾斯底文化產物 描繪自己多於描繪歷史耶穌

  這份古抄本譯自原始的希臘文版福音,希臘文版據信是介於正統(聖經)福音與西元180年之間的早期諾斯底教派基督徒所寫成。諾斯底教派相信,獲得救贖的方法便是透過知識─由耶穌傳授給較具影響力的一群人─亦即教導人們如何擺脫肉身羈絆,回到人類起源的精神領域。他們也相信真正的上帝、即耶穌之父,比舊約中創造宇宙且報復心重的神更崇高。《猶大福音》的作者(們)相信,只有加略人猶大明瞭耶穌教誨的真正重要性與意義;他因此也實行了耶穌的意旨,將耶穌交給當權者處置。
  首次提到《猶大福音》是依勒內主教(Irenaeus)於西元180年間的著述《反異端》,當時的里昂是羅馬高盧地區,依勒內便是當地主教。該作品猛烈攻擊異於教會主流、對耶穌與其資訊持有不同看法的人。依勒內主教公然抨擊的對象中有一群人,「宣稱唯有叛徒猶大是…知曉別人所不知的真相,完成背叛的秘辛…他們杜撰一個相關故事,命名為《猶大福音》。」依勒內主教宣示:在當時所流傳的形形色色福音中,只有四部應該得到認可,亦即《馬太福音》、《馬可福音》、《路加福音》與《約翰福音》。學者相信,其他福音遭公告禁止使用之後,信徒便藏匿抄本。

《猶大福音》到底說了什麼?

  《猶大福音》一開頭便說:「這是秘密記載,透露耶穌與加略人猶大在一周之間的對話,三日後便是逾越節。」學者認為這部福音所反映的中心思想符合諾斯底教派。在第一個場景中,耶穌便嘲笑門徒向「你們的神」(希伯萊聖經中地位較低、創造世界的神)祈禱。他要求門徒正視他並瞭解他真正的身分,但是他們拒絕了。
  最重要的一段是耶穌告訴猶大:「……你將淩駕他們所有人,因你將犧牲遮蔽我的肉身。」藉由協助耶穌脫離其肉體,猶大將解放耶穌的精神自我,或內在的神性。
  猶大多次因為身分特殊,多次雀屏中選。「先避開其他人,我要告訴你天國的謎。或許你有可能上天國,但是你卻會因此經歷莫大悲痛,」耶穌說。他還告訴猶大,「我已經告訴你所有事情。舉目注視白雲,注視雲內的光線、四周的星辰。最前頭那顆星星就是你。」
  這部福音書也指出猶大將遭到其他門徒蔑視,其實他比他們更受到器重。「……後人世代都將譴責你-但是你終將統治他們,」耶穌說。猶大也指出他預見自己將遭到其他門徒猛烈攻擊:「我在這個幻想當中看見其他十二個門徒向我丟石頭,遭到『嚴厲』迫害。」
  福音書中有一段似乎是猶大改變形象。「猶大舉目,看到光明雲彩便走進去。」地面上的人聽到雲朵發出聲音,卻因為這段古抄本有所不全,因此永遠也無法知道雲朵說了什麼。
  福音書的結尾相當突兀。「他們『擒拿耶穌的官兵』走向猶大說,『你在這堸竣偵礡H你是耶穌的門徒。』猶大說出他們希望聽到的話。然後他拿了賞錢,便將耶穌出賣給他們。」這部福音書並未提到耶穌被釘十字架或是耶穌復活。

聖經考古學者:證明教會初期的多元化

  主導研究的聖經學者相信,耶穌與猶大之間的另類關係,正是一窺早期基督教看法的重要契機,也再次證明早期基督教會的多元化。
  普林斯頓大學宗教教授伊蓮•佩格斯(Elaine Pagels),是諾斯底福音的權威之一,她說:「《猶大福音》這項驚人的發現--以及《多馬福音》、《馬利福音》等其他埋藏將近兩千年的眾多發現,改變了我們對早期基督宗教的認知。這些發現推翻了單一宗教的神話,證明早期基督宗教活動如此多元化又令人著迷。」
  「要發現先前不為人所知,尤其是早期基督宗教曾提過的福音手稿,是極為罕見的事。《猶大福音》闡明正在發展的基督教精神特徵,並且再度提醒我們初期教會的豐富多樣化,」查普曼大學的馬文•梅爾說。
  克雷格•艾凡(Craig Evans)是加拿大新斯科細亞省窩夫維的阿卡迪亞神學院新約聖經教授,他大力讚賞《猶大福音》的發現與出版。「《猶大福音》是重要的第二世紀文獻,因為這份抄本見證了當時的基督徒對耶穌與門徒的關係有各種看法。這部福音書或許還能幫助我們,更瞭解新約福音暗指的事物。」
  這份古抄本仍繼續進行修復、抄寫、翻譯,殘缺不全的工作、無法拼回原位的碎片在攝影之後公諸於世,凱瑟希望後代學者能繼續努力拼出全貌,找到更多遺失的頁數。
  美國國家地理頻道將於北京時間9日晚上,全球同步播出《猶大福音》出土與修復的記錄片,並且揭開《猶大福音》神秘面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