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聖經看自我神化的邪教


  簡單介紹國內流行的五種異端之後,我們現在根據聖經的啟示,著重剖析那些自稱與神同等的邪教,揭開它們的來龍去脈及其荒謬性質。
  聖經啟示我們,基督徒信奉的神乃是三位一體的獨一真神。耶利米書10章10、11節說「惟耶和華是真神,是活神,是永遠的王......不是那創造天地的神,必從地上從天下被除滅。」這就明確反對一切偶像崇拜,特別是要反對那些冒充頂替神的名來迷惑人心的假神。
  馬太福音24章4、5節中「耶穌回答說,你們要謹慎,免得有人迷惑你們。因為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說,我是基督,並且要迷惑許多人。」
  歷史上,搞偶像崇拜尤其自我崇拜的邪教假神不絕如縷。早在教會初期,福音傳到撒瑪利亞,那裡有一個行邪術妄自尊大的人名叫西門,「使撒瑪利亞的百姓驚奇﹔無論大小,都聽從他。」(使徒行傳8章9、10節)以為這人就是那稱為神的大能者。西門看見傳福音的腓利奉主名行的神跡、異能,又看見使徒彼得、約翰為信徒禱告就有聖靈恩賜的表現,竟然要拿錢給使徒,買聖靈的恩賜,好讓他以後也可以藉此得到大批財利,使徒說「你的銀子和你一同滅亡吧」,這是多麼嚴重的斥責。這件事告訴我們,行邪術的西門他一度迷惑人到一個地步,叫人以為他就是神。他後來聽到福音,表面上信主,骨子裡卻還是居心不正,竟然要把基督教,要把神的恩賜作為他的新資本,好在撒瑪利亞再取得人們對他的尊崇。這件事對今天國內教會是一個很好的鑒戒。
  我們要從使徒行傳8章的記載,來認真對待國內那些自稱為與神同等與基督同等的邪教。

(一)人能與神同等嗎?

  前些年,在江蘇淮陽地區,有一華雪和,和當地一個真耶穌會負責人一同搞一個「靈靈教」。他說他的姓名裡面有「和」字、有「華」字,跟「耶和華」有兩個字相同(舊約聖經裡出埃及記3章14、15節,耶和華是昔在、今在、永在者,是自有、永有者的意思,是創造萬有的神的名字,顯然不是人可以冒用的。)他就說他代表耶和華,他是神、基督、聖靈之外的第四位。他們這樣一起騙那些初信還不明白真道的人們。他們也顯一些法力,使得當時有成千的人聽從他們,真以為華雪和是神的代表。其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種事情根本與基督教不相關,因為神的教會只承認主耶穌是神的兒子,是神在肉身顯現,而人是不能憑肉體、憑自己,自稱是與神同等的。華雪和的邪教被揭露,也為政府所取締,一度受迷惑的人,也認清了靈靈教的本質。
  在安徽北部和河南,曾有一個李被立,用他的名字的「被立」兩個字,套上幾節聖經,擅自宣佈他是被神立的人,如同主耶穌、如同大衛一樣。他首先竊用箴言8章23節起論「智慧」的一段經文,「從亙古,從太初,未有世界以前,我已被立」。本來這段經文講「智慧」是指神子道成肉身。即主未降世之前在創造萬有時的存在和工作。可是他別有用心地將他自己扯了進來。
  他又竊用撒母耳記下7章8節「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這本是專指大衛王的話,他也把它扯到自己身上。
  李被立更膽大妄為地把路加福音2章34,35節「這孩子被立,是要叫以色列中許多人跌倒,許多人興起」,這句只能是用在主耶穌身上的話,也附會到自己身上說我的名叫「被立」,就是神立的,與基督同等,你們要信從我。跟從者都把他看作是活的神,活的教主,向他跪拜,稱他為「父王」。這個「被立」的名被他的信徒傳到江西等省分頗迷惑了一些對真道不明白的人。這異端是妖言惑眾的歪門邪道,是褻瀆神的鬼魔的道理。
  無論是現在的「被立派」,或是已被取締的「靈靈教」,都跟中國曆史上出現過的五斗米道、白蓮教等封建迷信組織一樣,假借宗教名義,以神自居。而老百姓又一向受所謂真命天子、仙人、活佛等思想的影響。因此,當人們對現實不滿和對未來迷茫時,這種假借神道之名而搞迷信的江湖術士,就野心膨脹而大肆招搖撞騙。我們不但要借助歷史的經驗識別當今的封建迷信,更重要的是堅信真理只傳三而一的獨一真神,只傳降世為人的基督耶穌是我們的救主。換言之,天下人間只有主耶穌是神設立的救主。換言之,天下人間只有主耶穌是神設立的救主,而且聖經告訴我們,若有人冒主的名來迷惑人,他就是敵基督的,他受的是敵基督的邪靈,都是可咒詛的。
  補充一點,跟從被立派邪教的人要跪在地上接受傳邪道者給他取的新名字。他們聚會、禱告都奉「被立」的名,並且傳被立派邪教的人還接受人的敬拜,甚至接受他母親的跪拜。江西有兩個姊妹三加被立派聚會,因為不肯奉「被立」的名,邪靈就叫一個姊妹生病,叫另一個姊妹家裡人生病。別的姊妹知道了,就去跟她們一同禱告,奉主耶穌的名捆綁鬼魔,她的病馬上好了。這種邪教給人換名字,是要人甘心歸屬跟從他,這一定會走火入魔被邪靈充滿,甚至導致擾亂社會、破壞家庭、騙取錢財等犯罪活動。我們眾弟兄姊妹要儆醒禱告,抵擋撒旦在這一方面的詭計,不要去三加他們的聚會,更不要怕鬼的權勢,只要承認主的名,就不會受「被立派」的迷惑。

(二)人可以「神就是我,我就是神麼?」

  70年代曾有人標新立異,到處呼喊「我就是基督」、「主小我大」。此人斷章取義,用腓立比書1章21節保羅說的「因我活著就是基督」這句話,而不把上下文連起來看,其效果極壞,連初信的人也大膽喊「我就是基督」。
  所謂「主小我大」,是把希伯來書2章9節中文譯文「成為比天使小一點的耶穌」和1章14節「天使是服役的靈,是為承受救恩的人效力」聯在一起,認為天使既然為人服役,那麼人大于天使了,而主又小於天使,豈不是主小我大了嗎?又說主是糧餅,而我吃了他,豈非主小我大嗎?
  到了八十年代,所謂「主小我大」之聲更喧囂塵上,在閩、浙沿海地區廣為擴散,85年就有一片磁帶傳到閩、浙,上面講﹕「我與神交通到一個地步,我覺得我是人上人,是聖中聖,比一切世人都高,比一切天使都高,神是我生命,我是神生活,我就是神,神就是我,你們敢不敢說我就是神、神就是我?你們跟我一同喊我就是神,神就是我。」這樣喪心病狂的自吹自封在教會史上實屬空前,確是一椿嚴重的事件,需要我們認真思考和嚴正反駮。
  首先,「主小我大」的號是與聖經相違的,是對聖經的歪曲篡改。所謂「我就是基督」是引用腓立比書1章21節。保羅在這裡先講「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接下去才講「因為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我們留意到保羅在這裡用的「我」和加拉太書2章20節「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一樣,是一個賓格的我(ME),是一個微小的我,而不是主格的我(I),不是一個大我。這句話本不能作號喊,更不可以脫離「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的實際來看。這句話只是完全奉獻、完全順服、完全為主而活的實際經歷而不是號,是追求的勉勵而不能是不知輕重的聲音。並且那個號所喊的話跟馬太福音24章5節主警告門徒「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說我是基督」也用主格的我(I)完全相同,那樣的喊,是不合乎主心意的。
  就「主小我大」這句話本身而言,委實是心智昏亂的表現,完全不見主耶穌基督得勝的榮耀。豈不知主比天使小是「暫時」的麼(看希伯來書2章9節小字「暫時比天使小」)?並且主耶穌之暫時小於天使是在「主受死的苦」之時,希伯來書2章9節的話是講主受死的苦才暫時比天使小,同時,也講主受死的苦使他得榮耀、尊貴為冠冕。彼得前書3章22節又說主復活升天「眾天使和有權柄的並有能力的,都服從了祂(主耶穌)」,這樣,怎可說主復活了之後還比天使小呢?至於講我們吃餅,我們豈是一個人吃一個整餅呢?保羅說「我們雖多,仍是一個餅」,可見整個餅還是大於你個人的,我們只當說「祂必興旺我必衰微」,更當一心一高舉基督而不當放肆。
  至於80年代興的「我就是神」的喊法更是曲解聖經。約翰福音10章34、35節的那段話,是主引用詩篇82篇神對宇宙判官和天使講的話,全詩是講那些受神的命令在地上施行判斷的人將必受到神公正審判。因審判官是按律法替神執法,所以出埃及記21章6節的「審判官」小字是「神」,因為他們代表神。如果他們不公正,枉法,其結局就很嚴重。並且這裡是神自己說「你們是神」,從來沒有那個「士師」、審判官自稱是神。還有主引用詩篇的話是用複數的「神」字,而不是獨一神,可是現在喊「我就是神」的人,所用神字乃是獨一全智的聖父神,僅此兩端就足以顯明跟約翰福音10章的本文大相回異了,一個人不論屬靈到什麼地步,他與神永遠是有本質區別的,不能自稱為神。我們只能蒙憐憫有神兒子的生命,與神的性情有份,像神的兒子,與祂一同得份。到新耶路撒冷裡我們蒙洪恩的人還是在神面前事奉直到永遠的「僕人」(原文是奴仆)(啟示錄22章3、4節)。這只是作「兒子」(啟廿一7),作「子民」(啟廿一3),這是「人」,神與「人」同住(啟廿一3)。不能說信者有了主的生命、有份于神的性情,就是作「神」,就是「神」,就是「有神生命,性情的神」。
  要自稱為神的話,非有神的位格不可。並且聖經上總是以「獨一的真神」稱父神,連主自己也是這樣說(耶十10,申六4、亞四9、約五44、十七3、羅十六27和提前一17)。主耶穌是子格的神,祂只說「我與父原為一」約十30),祂沒有以「神」的名自稱,主復活後,多馬曾對祂說「我的主,我的神」(約廿28),但只此一次並無二見。聖經是以父為神,稱子格的神──耶穌為基督(祂是神在肉身顯現)為主,稱三一神的靈為聖靈。人類絕對不能自稱為主,自稱為神。作神的乃是神自己(啟廿一3,6)。鼓譟喧囂地說「我是神,神是我」只能褻瀆。只能是跟賽十四14一樣的僭妄,這是大罪,必須拒絕。因此,我們不可以忘記自己受造蒙憐憫、得救贖的地位,我們只當謙卑敬拜神,單要事奉祂。我們的靈一狂妄,就會落撒旦的試探中。謙卑俯伏在神面前的確是屬靈的安全閥,狂妄驕傲總必導致跌倒和敗壞(箴言16章18節說「狂心在敗壞以先,驕傲在跌倒之前」)。
  鼓吹「主小我大」或「我就是神」究竟意在何處呢?說穿了就是搞自我神化、自我崇拜。80年代福建某地,在紀念主聚會時,竟然將一位被他們尊重的弟兄高舉起來,說「我們高舉阿伯(這是大家對那位弟兄的尊稱)與基督同等。」無獨有偶,1991年在河南、湖北有些地方,信徒們竟然把那位倡導這些號,稱為「宇宙性使徒」的人尊為主、尊為神﹔更有甚者,竟然講耶穌是過去的人,已經不能救我們,這弟兄是現在的人,惟他能救我們。事情越來越離奇,以致於忘記且背離了我們獨一真神、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而把一個必死的人奉為活神崇拜,這是多麼可嘆可痛的事。
  荒謬的結果來自錯謬的教訓,錯謬的教訓來自否認共信之道的謬妄的靈。 真巴不得主善良的靈,基督柔和謙卑的心顯在我們中間,使可愛的弟兄姊妹們在錯謬的教導中醒悟過來。

(三)能高舉人、跟從人嗎?

  請大家在主面前慎思明辨一下這麼一個事實﹕真正基督徒從不高舉自己,更反對凌駕于全教會之上的一個小組織﹔然而,一切異端錯謬總是特別高舉一個人,也高舉這一個人或這幾個人所領導的團體。高舉或跟從人成了異端的共同特徵。
  我們看復臨安息日會,他們尊懷愛倫師母為一切先知之首,說她有「先知預言的靈」。他們還把啟示錄19章10節「預言的靈」(中譯預言的靈意)用到懷師母身上,但「預言的靈是為耶穌作見證」的,高舉主耶穌的,實際上啟示錄的預言是神賜給主耶穌的啟示,這啟示就是耶穌基督的見證,也是為祂作見證,耶穌基督的啟示裡有預言,是由聖靈感動而曉喻約翰,對聖靈感動的預言,不高舉任何的東西,而只是為耶穌作見證,並非說某人有預言之靈。他們由於在這關鍵上錯了,所以一切教訓都依據懷愛倫。他們又稱安息日會的人才是那「遺民的教會」是啟示錄14章9-12節第三位天使吹號所宣告的「守神誠命和耶穌真道的人」,是那14萬4千屬神的人,而別的基督徒則全是受獸印記的人。這種「自取尊榮」而定神眾兒女的行徑,都是不認識聖經正意,是悟性和靈都出了問題的表現。
  又如摩門教,以創始人施約瑟、楊白翰的教訓為絕對規範,尊崇《摩門經》過於聖經,他們還講摩門教是基督親手重建的,是耶穌基督刻意的復興。這也是尊崇人過於尊崇神的謬妄。
  至於「耶和華見證人」,他們以其創立者羅素、盧述福等人為解釋聖經的權威,三加的人必須絕對服從這些領導人。他們又稱只有他們才是「真教會」,才是那「14萬4千」三加羔羊婚祂的人(啟示錄14章1-3節)。他們出一本篡改聖經本意的聖經版本名叫《新世界譯本》,把他們的意見強加到聖經上面去。
  從以上三個例子中我們可以清楚看出,把人高舉到與神同等,或者將自己高舉到與神同等,乃是一件邪惡之事,也是將要出顯的大罪人要做事。神是忌邪的神,在神已有的秩序之外另立權威,就干犯神的榮耀,也必是抵擋神的真理。
  我們今天所謂的這兩種情形,第一種是很顯而易見的邪教,是冒基督教的名搞封建迷信的活動,與拜偶像的那些歪門邪道如出一轍。
  第二種情形出現在有屬靈追求的人中間,背離屬靈生命基本原則,實是一件痛心的事。這裡面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把聖經真理不看重要而偏重人的主觀感覺。其實,作為蒙救贖者,怎麼能傳一個「神作我的位格」的道理呢?《蓋恩夫人的信》第109頁「愛帶著人的意志,使全人改變......或者可以稱之為變化,或說人失去在神的裡面。然而有一件事是事實,就是人與神還清楚地分開而有兩個人格的」(這裡的人格就是位格)。所以我們也當力戒唯靈的狂妄。
  有一位姊妹因為與一個印度教的大師有接觸,那個大師顯出一些法力,令她離棄主不禱告,也與一切聖徒斷絕來往,甚至改換姓名隱瞞住址。她捐了許多錢財支持那個大師。後來,她親去拜訪、看到他污言穢行、重富輕貧等等情況,心中無比懊悔,竟打算自殺。那時她已不會禱告了。正當她要切開自己身上的血管時,主用慈聲對她說﹕「我沒有離開你,我正與你同在」。這位姊妹立刻俯伏在地痛哭,對主說「主啊,我不要你,你還要我麼?」她認罪呼求,感謝主憐憫她,使她從邪教欺騙中蒙了拯救,出離了迷惑。
  盼望被邪教擄去了的人,能迴轉過來,也叫在屬靈追求上走錯了路的人重新認識真理,一同棄絕那些應當定罪的錯謬,用純潔虔敬的心向著愛我們的恩主。


摘自:恩福主頁 ccican@ipoli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