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異端問題研究之三──三班僕人

卓軒



  90年代初期,我們走訪大陸安徽,得知一個新的異端「三班僕人」。當時只聽得教會弟兄姊妹由口耳相傳所聞,繪聲繪影地描述他們的情況。概括來說,有人照聖經將恩賜有五千兩、二千兩、一千兩的不同,把信徒分做三階等,五千兩之上最大、最高層的,則比照主的十二個門徒,自立為使徒。使徒有為人按手,或依信徒表現,評量信徒由一千兩「升等」至二千兩,反之則「降級」的權柄。
  當90年代終曲漸奏,同工們照樣從大陸帶回「三班僕人」的消息,但不只從安徽,更從東北,十年間其發展之速,散播面積之廣,明顯可見。去年中(98年)我們巧遇一位過去該系統的同工,瞭解一些內部消息,據他說三班僕人號稱有百萬信徒,信徒分佈全國,以安徽、四川、東北為數較多,而其組織不擇手段地引人入教,又無所不用其極地控制信徒,使在座聞之譁然,憂心三班僕人的工作與所講的道理,如果繼續傳布下去,將貽害更多無辜的馴良百姓,攔阻人歸向真神。
  面對這個異端,除了衛道的使命責無旁貸,更希望透過較深入的研討,把三班僕人的問題與特點作個整理,以提供大陸教會作為護教的利器,避免無知的羊群被帶迷了方向,平白失去救恩。只是,有關三班僕人的文字及口頭資料都不易取得,據大陸家庭教會的同工們說,「三班僕人」並沒有出版什麼文字材料,因此我只得就有限的管道和素材,探悉三班僕人之一豹。

一、創始人

 三班僕人的領袖即「大僕人」,也是創始人徐聖光,安徽人,年紀大約五、六十,但蓄長鬚、長髮,看來倒像七十多歲的老人。平時以極隱密的方式遊走各地,在各接待家庭住宿。凡他所到之處,必將睡臥起居處定為「至聖所」,非經特別召喚,平常人不能進入;而「至聖所」外下面同工傳道住宿的房間為「聖所」,只有同工能進出;聚會的地方則稱「外院」。「大僕人」沒有家眷子女,但傳說老家有妻子,多年不曾往來。

二、何謂「三班僕人」

 根據三班僕人的信徒提供的講道筆記,對於「三班僕人」的解釋,「三」是三一;「班」是「班次」,是神家的規矩,神的教會必須要在神所立的「班次」之內;「僕人」是神差派使用的人,有恩賜大小、職位高低的區別。
從看來相當牽強的經文,三班僕人在聖經堳鰲磪X「三班」的歷史發展,分為以下三個時期:

1.聖父時代的三班僕人

 出埃及記17章8~16節記載,摩西、亞倫、戶珥三個神的僕人帶領百姓爭戰;民數記2章5、16、24節,以色列人在曠野分三個隊伍行走;及士師記7章16~22節基甸帶領的三百個勇士也分成三隊,故由以上經文說明在舊約聖父時期,神的僕人如何以「三」的班次服事。

2.聖子時代的三班僕人

 到了新約耶穌的時代,則用以下經文來說明「三」班:約翰福音11章1節,耶穌的朋友馬大、馬利亞、拉撒路,一家三姊弟服事耶穌;馬太福音13章23節有結實30倍、60倍、100倍三種好土;馬太福音25章14~15節,有五千兩、二千兩、一千兩三種才幹的僕人。

3.聖靈時代的三班僕人

  從哥林多前書12章28節,提到使徒、先知、教師三種恩賜的人;及以弗所書4章11-12節論教會有使徒、先知、傳福音的三種職分,推得聖靈時代的「三班」僕人。

三、班次組織

  除了從聖經「旁徵博引」地證明了「三」的道理,「班」所指的又為何呢?根據受訪的同工所述,徐聖光在組織堶q定「班次」,最高的一班是大僕人,地位彷如摩西;其次為小僕人,身分好比約書亞,是組織內的重要幹部;再下是「使女」,這些姊妹負責管理一、兩個省分的工作;使女之下還有同工、小同工、教會柱石,分別執掌縣以及地方小面積教會的管理和講道工作。
  信徒組織之外,徐聖光還致力拓展教會生財管道,建構了一個擁有龐大教產的王國,所有教產均由徐的妹妹管理。只要是缺乏口才或講台恩賜的僕人、使女,以及本來在大僕人身邊服事,後來被懷疑忠誠度有問題的人,(一方面為防止他們跑回老家,散佈對「班次」不利的言論;一方面要避免這些人在組織內日久生變,製造內部矛盾。)都根據他們的興趣和能力,派出去學理髮、修理汽車等技術,並在全國各地開設理髮店、裁縫店、餐廳、旅館......,作為接待僕人和賺錢的機構,使得大僕人無論到哪裡都可以徹底隱密行蹤,還能衣食無虞。

四、救恩與稱義

  「班次」既已定下,教會又必須建立在神所立的班次之內,因此不在班次堜峔S有獲得班次地位的人,不能得救。而順服則為得救的根源,順服僕人就是順服神,因僕人是神所差,神既是昨日、今日永不改變的神,所以僕人也不改變,不聽從僕人的就是褻瀆聖靈。這樣的理論發展到96年,演化成僕人是信徒「肉身主人」的絕對權威,信徒須得透過肉身主人才能見耶穌,所以只能向僕人認罪,不能直接向神認罪,僕人代替基督成了得救的道路和中保。
  96年興起「鞭打除罪」後,信徒日常認罪或觸犯戒規,得經由鞭打等刑罰,才能消過除罪獲得赦免。僕人、使女可照信徒認罪的內容,按罪項大小決定鞭打次數,最少四十下(保羅被打四十減一下,信徒怎可與保羅同等,鞭打次數只能多不能少),往往動輒被判五十、一百下,立刻領罰,有不能承受的,累積到下次再打,弟兄姊妹常有積欠數百下的,一看到僕人就打顫發抖,怕又要挨鞭被打,天天活在恐懼焦慮當中,完全不懂得因信稱義的救恩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