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歌

  舊約聖經一卷充滿詩意的短篇書卷(只有8章)。書中沒有明確的宗教意味,它美麗的詩章只集中描寫多個層面的人間愛情。
  除了慣用的名稱外,此書又稱為「歌中之歌」,正是本書書名在聖經原文的含義──「所有歌中最好的一首」。在拉丁文譯本中,此書稱為Canticum Canticorum,因此有些作者又稱它為「頌歌」。

作者
  猶太人和基督徒的傳統都相信本書的作者是所羅門王(主前970-930)。這是因為本書的第1節譯成「所羅門的歌,是歌中的雅歌」。這種觀點是可以接受的,但不是絕對肯定,因為本節最後部分可以有不同譯法。聖經原文的含義比較模糊,欽定本譯為:「歌中的歌,是屬所羅門的」;這一來,所羅門可以是本書的作者,也可以理解為本書作者把這作品「獻給所羅門」或「為所羅門而寫」。正如舊約許多書卷一樣,本書作者的身分無法絕對確定。

寫作年代
  倘若雅歌的作者無法確認,它的寫作年代亦不能肯定。假如所羅門是作者,本書便是主前十世紀下半葉之作。否則,雅歌可能是稍後時期的作品。但書中內容顯示書成的年代應該是王國時期(主前586之前)。對於那些不接受所羅門為本書作者的人來說,在某程度上,確實的成書年代取決於他們解釋雅歌時所採納的理論。若這歌真是一部以色列情詩集,這歌的各篇詩章可能在不同年代寫成,而在王國末期被輯錄成書。

寫作目的和神學教導
  我們必須先界定從何進路去解釋本書,才能確立它的目的與教訓。闡釋這卷書時,會遇上兩個主要的難題。首先,這似乎是一首世俗的詩章,除了八章6節外,書中沒有提到神的名,而原文在使用這名時,卻是以一種不尋常的形態(形容詞)出現。第二個難題是:從字面的含義看來,這歌只是歌頌人間情愛的俗世詩章,究竟這情詩有何神學意義呢?這些難解之處使解釋這歌的方法層出不窮。以下簡略介紹一些有意義的闡釋,讓讀者可以清楚認識本書的內容、含義和理解上困難之處。
  雅歌是一個寓言解釋雅歌的最古老方法之一,是把它視為寓言。這是早期猶太教和基督教學者共通的觀點。歌中所描寫的人間之愛,比喻基督跟教會之間的愛情。奧古斯丁(354-430)相信歌中提及的婚姻,是指向基督與教會的結合。
  這理論影響深遠,其中包括了欽定本的譯者。他們在翻譯時給聖經經文加上標題,以幫助讀者明白。例如,他們在雅歌第一章的開首有以下的標題:第1節──教會對基督的愛;第5節──她承認自己的缺陷;第7節──又祈求被引到他的羊群中。然而,我們必須強調,在希伯來的經文中,從沒有提及基督或教會。這些標題所代表的,是譯者對經文的理解,而非希伯來原文的內容。
  雅歌是一齣戲劇認為雅歌是戲劇的看法亦源遠流長。持這種觀點的人,指出書中有幾個角色或演員。因此,雅歌可能是一齣古代戲劇的劇本。
  這理論獲得一些有力的論據支持。在舊約的一個古希臘文抄本中,雅歌加上了標題,指出發言者的身分。劇中的角色包括:新婦、新郎和同伴。不過,這些標題也許不是希伯來原文聖經所有的。它們反映了早期翻譯希臘文聖經者對經文的詮釋。這理論引起一些難解的問題。我們沒有足夠證據證明戲劇是希伯來人的表演藝術之一。雖然戲劇在希臘人當中或許十分普遍,但在中東似乎沒有人採用。這個戲劇論可以帶出另一個稍有不同的論點。雅歌可能不是一齣戲劇,而是一首富戲劇性的詩,類似約伯記。這種說法比較合理,卻並非沒有漏洞。戲劇或富戲劇性的詩通常有故事或情節結構,但雅歌的故事性並不清晰。
  根據其中一種解釋,書中的故事可能如下:這歌所述的是一段真正的愛情故事。一個少女跟牧羊的少年相戀。但所羅門王看上那少女,把她帶回宮中。王試圖以美麗的言詞贏取少女的愛情,卻因少女對自己所愛的牧羊少年忠貞不二而失敗了。結果,所羅門容許少女重投愛人的懷抱。這故事簡單而美麗,但若沒有附加的標題和解釋,不容易從經文中看出來。其他人也從雅歌提出一個截然不同的故事。總之,書中沒有一個極之清晰的故事情節。

雅歌與豐產神教
  一些近代的學者宣稱雅歌是源於古代近東地區的豐產神教。這些古老的宗教強調農產豐收,以示土地的肥沃。它們是為要確保土地肥沃。他們中間又流傳著眾神祇如何使大地豐產的神話。這些神話包括了描寫眾神間愛情的詩詞,跟雅歌相類。
  這理論可以如此解釋:在希伯來人中,原先亦有敬拜豐產之神,雅歌所載的情詩與之有關。後來,神話的部分被省略了,所以現存的雅歌看來好像一首世俗的情詩。
  這套理論最大的難題,是缺乏任何實質的證據。雅歌沒有提及任何的神,也沒有絲毫涉及豐產神教或其他異教。即使這個理論真有其可信性,但一切證據都已湮沒。故此難題仍然解不開。
  雅歌是一部詩集這是最後,也是最有可能的理論,包含兩個基本原則。首先,按照字義來解釋,雅歌看上去像是人間的情詩,所以是一部情詩集。其次,雅歌並非一首單一的詩歌,而是一部結集了不同時期、不同作者詩作的文集,就好像詩篇中收錄了以色列歷史上不同時期的歌曲、頌詞和禱告。把書中各篇章串連的共通主題,就是人世間的愛情。至於這些詩歌的篇幅如何劃分,則眾說紛紜。書中的詩可能多至29首,有的只佔1節,而其他則篇幅較長。
  假使雅歌是一部歌頌人間情愛的詩集,它被納入聖經中,究竟有何意義?它在神學上又有甚麼暗喻呢?第一,雅歌存於聖經中,給人間的愛情提供寶貴的透視。男女間的愛是一種美麗和高貴的情操,是神所賜的禮物。其中充滿了神祕感,並且不能以金錢來換取。但這種美麗和高貴很容易被貶低。雅歌給現代的情愛提供了正確和平衡的觀點。此外,信徒必須珍視世上的愛情,因為在聖經中,人間的愛和婚姻常用來比喻神對人的愛,這愛必是美善和純潔的。
  再從雅歌作為寓言的角度看,或許作者原來不是以之比喻神對人或基督對教會的愛。不過,聖經整體卻使人感到這種寓意性的解經法是正統的。從歷史的角度看,雅歌被納入聖經正典中,主要是基於猶太人寓言式的解經方法。因此,雅歌所描述從愛情而來的美麗和喜樂,甚至憂傷和渴望,實際上說明了神與人之間那愛的關係,而這正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
  舊日的解經家以寓意詮釋雅歌時,所犯的錯誤並不是把該書理解為表明神愛世人的寓言;而是他們無法從寓言中看見人間情愛的美麗與奇妙,而這正是寓言的基礎。假使世間的愛情(浪漫的愛或性愛)是低賤或不潔的,那麼,以此作為基礎,教導有關神對人的愛,便毫無意義了。要真正透視雅歌在神學上的深度,我們便需重視人間的愛情。

內容提要

少女的愛歌(一2-7)
  在這書每一首歌中,讀者會聽到許多愛的言詞,有些是講者自言自語,有些卻是他向愛人發出的。開場的是一首頌歌,稱頌愛情,並因所愛的人而歡喜:「願他用口與我親嘴,因你的愛情比酒更美。」(第2節)這首歌跟其他許多歌一樣,充滿了田野的氣息,而這塈饃j調鄉野跟城市的對比。那年輕的女子是一位鄉村姑娘,因經常在戶外工作而皮膚黝黑,以致她在耶路撒冷的眾女子跟前自慚形穢(5、6節)。但愛情使她克服了自卑,她將會在田野間跟她的愛人相會(第7節)。

王與少女的對話(一8至二7)
  在這一段,男女雙方都有說話,但兩人交談的方式卻跟一般情況不同。雖然他們均談及對方,但不是在跟對方說話。而兩者形容對方的美麗時,言詞絕不抽象。美麗的定義可能是十分抽象的,但在相愛的人眼中卻截然不同;因為基於愛的關係,使人對自己所愛的人描述得鉅細無遺。

春日之歌(二8-13)
  這首優美的詩歌描繪出年輕的女郎等候心愛的人來訪。他呼喚她一同到田野欣賞寒冬過後大地回春的景色。這段美麗的戀情正比作巴勒斯坦地在春天時生機勃勃、香氣四播的特色。

少女尋找她的愛人(二14至三5)
  少女的歌聲流露出愛情的新一面。愛侶同在一起時,愛情完全流露;當二人分隔,便帶來了憂傷和孤寂。女郎的歌詞說到愛侶分離所引致的絕望感覺,惟有當她能再次跟愛人相聚,彼此不再分離,這種感覺才消散(三4)。

王的婚嬪行列(三6-11)
  這歌以皇家婚禮中的儀仗隊漸漸移近,作為開始,描寫一乘被勇士環繞的轎子。王要進城來舉行婚禮,而城中的少女都到城外迎接他。這歌可以跟另一首婚禮的頌歌──詩篇四十五篇,作一比較。

少女的美貌如同園子(四1至五1)
  那男子以華美的言詞來述說女郎的美貌。對現代的讀者而言,他的用詞顯得有點怪異:「你的頸項好像大衛建造……的高臺」(四4)。我們感到古怪,主要是因為我們不熟悉當時的背景。這堜狴峈漣峸e詞主要借用了人所共知的大自然及野生動物景致。同樣地,這歌不單從美學的層面來形容女子的美貌,因為它與愛的關係緊扣:「我妹子,我新婦,你的愛情何其美!你的愛情比酒更美!」(四10)而且,少女的美同樣不單只供欣賞,而是獻呈給愛人的禮物。因此,當男子結束了他的讚賞後,女子便把自己獻予他(第16節),而他亦欣然接受(五1)。

少女談及她的愛人(五2至六3)
  在這首歌中,男主角沒有在場,乃是少女跟眾女子的談話。她的話流露出她由先前孤單與別離的感覺(五4-8),轉變為因想起所愛的人而心頭湧溢一陣喜悅。跟心愛的人分離而產生的憂傷,隨著她向眾人述說良人的美善而消散了(10-16節)。

良人述說他心上人的美貌(六4至七9)
  這一大段可能不止一首詩歌;涉及的人物有良人、少女和眾女子。其中最重要的主題是良人再次描述他所愛之人的美貌(六4-10,七1-9),這主題較早前已出現(四1至五1)。在良人眼中,少女身體的每部分都充滿美態。

少女與良人對愛情的反省(七10至八14)
  在這一個複雜、以多首簡短情歌組成的段落中,兩人都有說話。雖然當中有些地方比較難解(尤其是八8-14),但其他經文在描寫愛情的意義時,卻至為深入。愛情是人類關係中最有力的一環,能產生一種彼此相屬和擁有的感覺:「我屬我的良人,他也戀慕我」(七10)。稍後,少女在論到愛情時所用的字句,更是全本聖經中對愛情最深邃的理解:「因為愛情如死之堅強,……眾水不能息滅,大水也不能淹沒。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財寶要換愛情,就全被藐視。」(八6、7)結論雖然讀者可以用寓言的方式來解說這些情話,但仍然需要一些原則去詮釋。我們若能把本書的目的銘記在心,便能幫助我們解釋。從寓言的角度看,本書的目的是讓人瞭解神對世人的愛,並人應如何愛神。但人怎麼能夠愛一位看不見、摸不著的神呢?雅歌指出人間的愛情提供了一個途徑,幫助人瞭解神對人,並人對神的愛。當人開始察覺人間的愛,他便能從這經驗中體會神的愛。可惜的是,對世上許多人而言,因著種種原因,他們從未能經歷到人間至高的情愛。這樣,世間的愛又怎能反映屬天的愛呢?在這一點上,文學作品便能擔當它的角色。由於詩人天才橫溢,能透過文字使讀者經驗到一些真相和感情。那些從沒有體會過,或是在這一刻未能經歷到深邃的人間情愛的人,亦可以透過思想這首愛情詩篇的字句而認識和感受得到。
  故此,雅歌首先把人間情愛的各個層面呈現在讀者眼前,展露了愛的美麗、喜樂、憂愁,甚至傷痛的一面。從人理解到世間愛情所產生的奇妙感受中,逐漸領略神對人的愛和人當如何愛神。在這時候,最宜為雅歌加上一個註腳。書中少女的話揭示了一個獨特的真理:「愛情如死之堅強」(八6);在新約中,耶穌透過祂在十字架上的犧牲,把這真理更推進一步:愛情比死亡更加堅強。而神的愛至終是超越一切寓言所能比擬的。

摘自:陳惠榮編。《證主聖經百科全書》。香港:福音證主協會,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