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後書

一、作者
  一章1節清楚指出耶穌所選召的十二使徒之一的西門彼得就是本書的作者。然而,我們要留意兩件事:第一,本書的寫作風格跟彼得前書有明顯的分別。第二,由於彼得後書顯然是較後期的著作(參下文有關寫作年代的討論),並且包含了猶大書的摘要,因此,本書可能是彼得所親信的同工(如約翰馬可)在彼得死後,把他臨終所關注的事情,加上猶大書的摘要輯錄而成的。如此看來,彼得後書是彼得最後的見證,也是他的遺言,是他在後使徒時代留下給教會的指引。

二、寫作年代、地點和收信人
  傳統相信彼得在主後64年於羅馬殉道。若是這樣,本書大概是在羅馬寫成,日期是主後70年之前(在彼得的最後教訓被人遺忘之前),以及主後60年之後(彼得得聞保羅書信的最早可能日期)。此外,因為彼得後書包含了猶大書的撮要,所以寫作的年代必然在猶大書之後。《革利免一書》的作者顯然在主後96年已認識彼得後書,它是最早引用彼得後書的文獻;從這證據,我們又可推斷彼得後書是寫成於羅馬。若三章1節所指的是彼得前書所提及的眾教會,則本書的對象就是小亞細亞東北部的各教會,其中包括一些曾收過保羅書信的教會(三15)。

三、背景
  彼得大概從沒探訪過小亞細亞東北部的教會,他在羅馬聽聞他們受逼迫,便寫了一封信鼓勵他們(彼前),但教會在許多放任派異端的引誘中,經常內外不斷受敵,因為教會內的領袖也歪曲了道德上的教導。雖然彼得後書的對象是小亞細亞的教會,但希臘的哥林多肯定也有類似的問題,羅馬書六章反映保羅也儆覺到他的教訓傳到羅馬後,亦同樣被誤用了;在保羅的教訓中,他宣告基督徒已脫離律法(參加三至五),這教導常有一個危險,就是信徒因此不順從聖靈,而順從那引誘他們墮落的私慾,忽略了保羅的警告,說作這等事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早期教會這種傾向似乎是彼得後書寫作的背景。

四、寫作目的和神學教導
  正如一章12至15節清楚指出,本書是一個見證,是彼得看見教會面臨假教師所帶來之分裂時,最後一次用真理來提醒信徒,這是他嘗試堅固教會的最後努力。
  書中有3個突出的神學主題:(1)呼籲基督徒信守建立教會的使徒傳統;(2)這呼籲建基於耶穌基督已被提升的地位和祂再來執行的審判,相形之下,生命中其他的目標就顯得沒有意義了;(3)在末世的亮光中,指摘那些與世界妥協的人,說他們的道德標準是比不上基督徒的。

五、內容提要

1. 問安(一1、2)
  問安語藉著「使徒」的名銜強調彼得的權柄和教訓;又藉著「僕人」一詞,和「同得一樣寶貴信心」這句話,與讀者認同。此外,彼得又提到「基督之義」是基督徒賴之以自建的,藉此他帶進了道德上聖潔的主題。

2. 蒙召以建立美德(一3-21)
  神已用行動來呼召基督徒歸祂,藉著祂的權能與恩典,神已裝備他們,使他們可以真實地過屬神的生活,祂亦已把奇妙的應許擺在他們面前。基督徒不應容讓自己再陷在屬世敗壞的道德漩渦中,因為神的旨意是要救他們脫離這陷阱,他們應回轉過來學效基督(「與神的性情有分」),建立基督徒的德行,否則便錯過了神的應許;若熱心向前邁進,便可確保他們的選召,將來得以進入神的國(一3-11)。
  耶穌早已預言彼得的離世(參約二十一18、19),這信的目的是再一次鼓勵讀者堅守基督徒的道德;彼得這鼓勵是重要的,原因有二:首先因為他真正是基督榮耀的見證人(那是指他曾看見基督在山上變象,這事件必定在彼得心中留下深刻印象。彼得在這奡ㄟ_此事,是因為這事件彰顯了耶穌的榮耀、能力和權柄,並把舊約與新約聯繫起來)。彼得所傳下來的與假師傅不同,他是基於神真實的行動,並非只是一些臆測。第二,他的經歷證實了舊約的預言。舊約先知是受到聖靈的默示,彼得及其他跟隨使徒傳統的人也是一樣受到聖靈的默示,只有出於聖靈的才可提供默示的正確解說,假教師出於私意的解說是錯誤的(一12-21)。

3. 指摘假教師(二1-22)
  基督徒必須在德行上站穩,因為教會中有假師傅,他們歪曲了舊約聖經來支持自己的行為。雖不能確定這些教師是誰,但他們某些行動卻是清楚可見的。第一,他們的道德觀念是放縱的,大概是扭曲了保羅那不受律法束縛的教訓,以支持他們的行動(參三15;林前六12-20顯示哥林多教會有類似的問題)。第二,他們正在招聚一些效忠於他們的人,利用他們,引他們進入罪惡之中(參林前一至三,結黨分裂的另一個例子)。第三,他們的教導是關乎天使和魔鬼的權勢,而其中一些卻被他們毀謗,可見他們普遍並不尊重權威(二10;參西二8)。第四,雖然他們實質上是結黨的,卻仍與教會一同守主餐(那時仍是一頓普通的飯餐,如在下一個世紀一樣),玷污了整個慶典(二13)。
  彼得所擔心的是,這些人是分裂教會的(「陷害人的異端」指一些從教會分裂出來的群體,而不是在教義上有歧見的人;後者是多個世紀後對「異端」所下的定義)。這些教師組成一些群體,以他們不道德的行為著稱,雖然基督曾拯救他們脫離罪惡,但他們這樣做就是否定了基督的權柄;基督清楚地教訓人遠離貪慾和邪淫,他們卻拒絕祂的教導,並叫其他人隨從他們的行為,使整個基督教信仰被世人毀謗。他們的動機是貪婪,他們可預見的結局是審判,雖然對那些不熟悉聖經的人來說並不明顯(二1-3=猶4、17-19)。
  從舊約中神審判邪惡人的例子可見,這審判必定會執行(同時拯救了義人);正如審判天使(創六1-4)、挪亞那世代的人(創六5-22),以及所多瑪(創十八,十九)。在每一次審判中,縱使神嚴厲地懲罰大部分邪惡的人,但也拯救一些行義的人;這情況鼓勵讀者要行義,像挪亞和羅得一樣。再者,讀者面臨教會中的淫行,可與羅得認同,為他們憂傷(二4-10;猶6、7)。
  就像舊約中被審判的人一樣,當時的假師傅既驕傲又無知,毀謗那些連自己也不真正明白的靈界勢力(可能是指魔鬼的勢力,因為彼得的說法源於猶大書,猶大書又是引自摩西升天的傳統)。即使是比這些師傅所知更多和力量更大的天使,也不敢這麼不敬。根據聖經,天使長尚且不敢用毀謗的話責備撒但(猶9)。這些假師傅不單驕傲,同時也淫亂和貪婪,即使在主的聖桌前也是如此(「正與你們一同坐席,就以自己的詭詐為快樂」)。他們自稱所教導的是自由,但自己卻陷於情慾中。因此他們所說的只是空言,他們的教導似乎很動聽,但卻全是虛空,沒有屬靈能力和屬靈生命的教導,是毫無價值的。因為他們曾在基督堭o了自由,脫離了罪,卻又返回罪惡之中,所以他們的境況比從未聽聞福音更壞,他們就像狗(參箴二十六11)或豬一樣(二11-22=猶8-13)。

4. 未來審判的警告(三1-16)
  舊約和耶穌都談及那將要來的審判,假教師可能會對這論點嗤之以鼻,但挪亞的故事顯示神最終必審判,神在創世記中以水來審判世界(就是祂在創世記一章把陸地從水中分出來的那水);祂會再次審判世界,但這次是用火(三1-7)。
  審判仍未降下,因為神的耐性是極奇妙的;祂看時間的意義跟人類所看的不同,假師傅的嘲笑只反映他們不認識神,他們也不知道神似乎耽延的動機是甚麼。其實神是願意饒恕人,不願意定人的罪,祂並不以送人入地獄為樂,反而深願每個人都得救。然而,並非每個人都會接受神的心意,最後祂的審判要來,宇宙要被燒毀,所有現在可見之物都要過去(三8-10)。
  因此,基督徒要過聖潔的生活,為了神所應許的、新而永久的世界作準備,而不是像那些假師傅一樣,沈溺在這個短暫而敗壞的世界之逸樂堙]三11-16=猶20、21)。

5. 結語(三17、18)
  所以,基督徒要防備這等假教訓,他們不可學效假師傅的行為,而要跟隨耶穌的生活方式。彼得最後用歸與基督的榮耀頌來結束這信。

摘自:陳惠榮編。《證主聖經百科全書》。香港:福音證主協會,1995。